【蒲郭】枷锁

α赤身裸体地跪在Ω的身前。
高贵的Ω穿戴整齐,却唯独光着一双脚。他倚在舒适的贵妃榻上,塌下铺着柔软的羊毛毯,一只生足踩在上面,翘着二郎腿,将另一只赤裸的生足伸到α的嘴边。
郭文韬没有说话,但跪着的人显然知道该做什么。他张开嘴,伸出舌头,舔上白嫩圆润的脚趾,显出绝对的恭敬与顺从。
Ω向来长相俊美,这点在郭文韬身上尤为突出。他本就英俊的眉眼间总是带着点清冷的态度,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引起他的兴趣,但唇角却又总是带笑,魅惑着心动的错觉。
事实上,的确大部分的事物都无法吸引郭文韬,只有眼前的这只α除外。

【蒲郭】PONY

酒吧里摇曳变幻着明晃又暧昧的灯光,节奏劲爆的热场音乐骤然响起。
随着惹火的开场热舞,周围不绝于耳的高分贝尖叫声震耳欲聋,眼见着C位的那个男人身上的衣服越脱越少,郭文韬皱起眉头,手里的鸡尾酒也喝不下去了。
他有些后悔,还有些生气,他就不应该脑子一热,答应来这个99%都是女人的酒吧。

【蒲郭】PONY(上)

酒吧里摇曳变幻着明晃又暧昧的灯光,节奏劲爆的热场音乐骤然响起。
随着惹火的开场热舞,周围不绝于耳的高分贝尖叫声震耳欲聋,眼见着C位的那个男人身上的衣服越脱越少,郭文韬皱起眉头,手里的鸡尾酒也喝不下去了。
他有些后悔,还有些生气,他就不应该脑子一热,答应来这个99%都是女人的酒吧。

【蒲郭】天黑请不要闭眼

有一件事情,蒲熠星想做很久了。
这个想法最初冒出来的时候,是在光明村。
在坐下来玩游戏的时候,后颈处总能感受到那个人轻盈的呼吸,吹得他耳朵痒痒的,距离近得让他觉得只要一转头就能亲上。
那时候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住的,甚至好几次都已经转过去0.1度,却又愣是硬生生地停住。
可现在他只觉得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一不做二不休地亲上去。
是的,就正如他一定要试一次在寻机头里将三个红色机头放在一起一样,他也非常非常想试一次,在镜头面前亲吻郭文韬。

【蒲郭】瑜伽挑战

自从辞职后赋闲在家,郭文韬的日子其实过得挺舒坦的。
不说其他,单说能和蒲熠星待一块儿的时间变长了这一件事,就足够让郭文韬开心。
偶尔跑个通告也好,宅家里玩游戏也好,就没有不在一起的时候,日子越发甜蜜腻歪。早前郭文韬还担心天天腻在一起会不会厌烦,而事实证明,在一起很开心,一直在一起就一直开心,厌烦?tan90°。
如果非要说唯一有什么地方不那么满意……那就是性生活太过和谐美满,以至于隔天郭文韬总是感到浑身酸痛。
以前还在上班的时候,蒲熠星总是会把持着度悠着来,也不会这么频繁,但现在两人都没有第二天的顾虑,便肆意妄为起来。

【蒲郭】乖狗狗的教导法

窗外下着大雨,风雨声飒飒作响,雨水从上到下不间断地冲刷着巨大的落地窗。
任谁都不想在这样的鬼天气里外出,而值得庆幸的是,此刻他们都待在这栋高级写字楼里。
出于一些原因,蒲熠星其实还挺喜欢这样的天气。他很享受耳边只有雨声,将其他繁杂的噪音隔绝在外的时刻。他不慌不忙地翻阅着文件,余光瞥见站在桌前的下属正东张西望。

【蒲郭】樱桃

清明过后,是西南地区樱桃上市的时节。
不同于山东的大樱桃或者洋人的车厘子,西南地区的樱桃玲珑小巧、皮薄汁多、酸甜可口,一颗颗捧在手心里,朱红透亮的小樱桃煞是诱人。若是一口同时吃下好几颗,果肉肥美而软润,甜润的汁水在味蕾间爆开,实在是人间美味,让人停不下来。
然而美好的东西总是很短暂,樱桃的季节前后也不过十天,一般四月中旬就下市了。
不过今年运气挺好,已经四月下旬还能碰到成色不错的樱桃,蒲熠星念着郭文韬可能没吃过西南这边的樱桃,便买回去不少。

【蒲郭】客至

木质的房门传来些许被什么东西挠动的响声,郭文韬朦朦胧胧地醒来,发现天边已泛起鱼肚白。
他呆愣一会儿,又听到细微的喵喵声,反应过来定是那三只小野猫来讨食儿了。
正准备起身,不料忽然感到一阵阻力,是蒲熠星从身后拦腰搂着他,虽没说什么,但意思已经很是明显。
郭文韬回头无奈地笑着说:“是猫,我去给他们喂点儿东西。”
听到他这么说,虽然不大乐意,但蒲熠星还是放开他。南方的初春已然回暖,他随手披上件外衣,拿上点儿吃食,便打开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