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怀归

身后的房间里传来毫无遮掩的娇喘声。
声音跌宕起伏,什么样的淫词浪语都喊了出来,还有愈叫愈大声的趋势。
“啊!殿下、疼……好殿下,可、可轻些……唔、啊……”
让人遐想的呻吟足以让任何人都难以自持,但郭文韬仿佛充耳不闻,手握着别在腰间的佩剑,像木头一样笔直地站着,安分而警觉地等候在外。
他知道,殿下所希望躺在床上发出如此声音的,是他。

【蒲郭】直播事故

这天郭文韬稍微加了一会儿班,回到家吃完外卖已经九点多。他有些无所事事又不想太早休息,忽然想起某人今晚有直播,于是点开桌面的客户端熟门熟路地打开直播间。
糖豆人。
郭文韬心里默念道。他虽然也自己悄悄练过几次,可总还是有几关不那么擅长。
他没有具体关注今天蒲熠星有和哪几个人在直播,但他的直播间传来起码有四个人的声音,听一会儿也就听出是哪些老朋友在。

【蒲郭】上火

“嘶……”
“怎么了?”
郭文韬抿着唇,舌头忍不住又蹭了蹭,又一丝痛感传来。
他点了点自己的脸颊:“好像上火了。”
最近工作忙,几乎天天熬夜到天亮,可他偏偏咖啡也过敏,只得吃糖来提神。水果硬糖一颗接一颗地嗑,舌头都被磨出一个泡,堪堪划过齿贝,疼痛的触觉瞬间酥麻地传至全身。
“我看看。”
蒲熠星从床上跨起来,让郭文韬伸出舌头看看,果然在舌肉的一侧有个红红的圆圆的小小的伤口,让淡粉色舌头显得无助又可怜。
那小舌头颤抖着,又对上郭文韬那真切明亮的眼神,一股火就从下腹烧上来。蒲熠星心里的恶魔打翻了那杆天平,他摁住郭文韬的肩头。
“我帮你祛祛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