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乖狗狗的教导法

窗外下着大雨,风雨声飒飒作响,雨水从上到下不间断地冲刷着巨大的落地窗。
任谁都不想在这样的鬼天气里外出,而值得庆幸的是,此刻他们都待在这栋高级写字楼里。
出于一些原因,蒲熠星其实还挺喜欢这样的天气。他很享受耳边只有雨声,将其他繁杂的噪音隔绝在外的时刻。他不慌不忙地翻阅着文件,余光瞥见站在桌前的下属正东张西望。

【蒲郭】樱桃

清明过后,是西南地区樱桃上市的时节。
不同于山东的大樱桃或者洋人的车厘子,西南地区的樱桃玲珑小巧、皮薄汁多、酸甜可口,一颗颗捧在手心里,朱红透亮的小樱桃煞是诱人。若是一口同时吃下好几颗,果肉肥美而软润,甜润的汁水在味蕾间爆开,实在是人间美味,让人停不下来。
然而美好的东西总是很短暂,樱桃的季节前后也不过十天,一般四月中旬就下市了。
不过今年运气挺好,已经四月下旬还能碰到成色不错的樱桃,蒲熠星念着郭文韬可能没吃过西南这边的樱桃,便买回去不少。

【蒲郭】客至

木质的房门传来些许被什么东西挠动的响声,郭文韬朦朦胧胧地醒来,发现天边已泛起鱼肚白。
他呆愣一会儿,又听到细微的喵喵声,反应过来定是那三只小野猫来讨食儿了。
正准备起身,不料忽然感到一阵阻力,是蒲熠星从身后拦腰搂着他,虽没说什么,但意思已经很是明显。
郭文韬回头无奈地笑着说:“是猫,我去给他们喂点儿东西。”
听到他这么说,虽然不大乐意,但蒲熠星还是放开他。南方的初春已然回暖,他随手披上件外衣,拿上点儿吃食,便打开房门。

【蒲郭】怀归

身后的房间里传来毫无遮掩的娇喘声。
声音跌宕起伏,什么样的淫词浪语都喊了出来,还有愈叫愈大声的趋势。
“啊!殿下、疼……好殿下,可、可轻些……唔、啊……”
让人遐想的呻吟足以让任何人都难以自持,但郭文韬仿佛充耳不闻,手握着别在腰间的佩剑,像木头一样笔直地站着,安分而警觉地等候在外。
他知道,殿下所希望躺在床上发出如此声音的,是他。

【蒲郭】直播事故

这天郭文韬稍微加了一会儿班,回到家吃完外卖已经九点多。他有些无所事事又不想太早休息,忽然想起某人今晚有直播,于是点开桌面的客户端熟门熟路地打开直播间。
糖豆人。
郭文韬心里默念道。他虽然也自己悄悄练过几次,可总还是有几关不那么擅长。
他没有具体关注今天蒲熠星有和哪几个人在直播,但他的直播间传来起码有四个人的声音,听一会儿也就听出是哪些老朋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