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天鹅湖

鹅城城北郊外,有一片竹林。竹林约莫再往里走十里路,有一池湖水,常伴有野生天鹅栖息于此,遂称之为天鹅湖,鹅城也由此得名。
某年夏,一书生来鹅城暂居。书生姓蒲,字熠星,涪县人,去年考中秀才,正好赶上今年乡试,而鹅城便是举办乡试的地方。趁着夏日,距离秋闱还有两月有余,蒲家人在鹅城城郊寻到一处清幽的小院,可以让蒲熠星提前过来适应,安心备考。

【蒲郭】白雪公主·番外

从城堡的西面往森林里走五百米左右,有一处墓碑,墓碑上刻着两个名字。
墓地四周没有杂草,但树林茂密,郁郁葱葱,树冠遮天。白天的时候,阳光只能透下斑斑光影,恰恰好映在墓的半边,而另一半从日出到日落都永远躲在阴影处。
由于以前蒲熠星不允许他离开城堡太远,郭文韬并没有发现这个地方,而后来蒲熠星第一次带他来时,郭文韬一眼就明白,那两个名字,一个属于蒲熠星的生母,而另一个,则是当初给予蒲熠星初拥的吸血鬼。
这是一座衣冠冢,郭文韬知道,因为几百年前的那场火刑,烧得什么都没有剩下。

【蒲郭】白雪公主

“砰!”
一声枪响划破宁静的夜空,群鸟从树林惊起飞散,阵阵鸟鸣。
有人在痛苦地喘息,有人发出绝望的嘶叫,而不过片刻,一切又归为平静,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红色的鲜血染黑身下的杂草,朦胧中,他感觉到有人接近。
那个人说了什么,他又回答了什么,可他的意识模糊不清,只觉口中忽有热流涌入,而后痛楚逐渐减弱,再后来,他便陷入昏迷。

【蒲郭】美女与野兽

从颈侧传来的刺痛愈来愈明显。
不是那种尖锐的刺痛,而是带着一丝酥麻,震颤着所有细微的神经延绵不绝,似乎是想引导出某种更激烈的东西,在身体深处翻滚涌动着,无法忽视。
郭文韬摸摸脖子上的伤疤,一言不发地收拾好书本,准备离开图书馆。
他站起来的时候,空气突然有一瞬间的安静。他知道周围的人总是在偷偷注目着他,议论着他,对此他早已习惯。
在那些或怜悯或猎奇的视线中,他推开大门走出房间,厚重的大门逐渐关上,走廊的黑暗将他从刺眼的光芒中逐渐剥离,最后彻底吞噬。

【蒲郭】睡美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蒲熠星便老是爱睡觉。
没录节目的时候在睡,录节目的时候还在睡,坐着能睡站着也能睡,他像是怎么都睡不醒一样,眼睛总像没有完全睁开,能躺着那绝对不坐着。
所以,当一天的录制终于结束,郭文韬钻进帐篷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个已经躺在睡袋上睡得昏天黑地的蒲熠星。
他甚至都没睡到睡袋里面,这是困成什么样,才胡乱扯过一件外套,还穿着节目组的队服,就这么直接睡过去了?
……那件外套还是郭文韬的。
认出是自己的衣服后,郭文韬在内心里不满地一声轻哼。

【蒲郭】小红帽

“阿蒲……”
阿蒲外归回来,刚进屋就看见那只半羊人下身湿透,腿间泌出的粘稠液体沾湿他洁白的羊毛,连木质的地板上也滴出一小片水痕,面色潮红可怜兮兮地站在屋子中央,无助地呼唤自己的名字。
半羊人还穿着那件带兜帽的红斗篷,下身不着寸缕。见阿蒲回来,便乖顺地转身跪地,翘起屁股尾巴,露出那还在滴着淫水的粉色蜜穴,耷拉着小耳朵转头看他,眼里是一汪春水。
“阿蒲……”
他又轻唤一声,叫得阿蒲心里一颤,快步上前把他抱回床上。

【蒲郭】美人鱼

船身突然开始剧烈地晃动。
嘈杂的人声和甲板上慌乱的踩踏声同时响起。蒲熠星几乎在异动的同一时间猛然从床铺上坐起,跟着一起往外跑,船员的叫喊声此起彼伏。
“草,快拿绳子拿绳子!”
“别看它的眼睛——!!不要看它的眼睛!!”
“电击棒呢??有没有电击棒!!快拿个电击棒来!”
“先捂它的眼睛!先捂上——!!”
蒲熠星见船长竟也出来了,连忙跑上去问:“发生什么事了?”
船长看他一眼,有些轻蔑,眼神里却是压抑不住的兴奋:“第一次出海吧?我们捕到人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