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黑杜鹃(9)

高潮中的郭文韬本能地抱住蒲熠星的脑袋,脚趾都蜷紧了,身体随着射精发颤,舒服得大脑一片空白。
射在alpha的嘴里这个认知让他兴奋得有些不同以往,那温润的口腔还在不断地做吞咽动作,吸吮着自己那根勃动的热物,他从没有哪次高潮像今天这次持续得如此之久。

【蒲郭】黑杜鹃(8)

车辆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山崖外的远处,城市的霓虹在树木的间隙中闪烁着时隐时现。
车速不算快,蒲熠星开得也稳,郭文韬把车窗放下来,春夜山中的凉风带着点独特的绿植香,清凉舒爽,似乎连堆积在心中的烦扰都被一同拂去。
他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也并不担心蒲熠星会带他去哪儿,事实上,不如说他还挺好奇,蒲熠星想要去什么地方。

【蒲郭】黑杜鹃(7)

跟丢了的蒲熠星懊恼地锤了一下方向盘。
他有察觉到对方的车似乎是发现有人跟车在故意绕路,便特意开慢了些以防太过显眼,可他哪里是经验老道的专职司机的对手,在一个立交360度转弯上桥后汇入车流,竟然就这么跟丢了。
刚才他跟着那辆车在城区绕弯绕了半个多小时,根本不晓得对方到底要去哪儿,跟丢后又盲目的往前开了会儿,没见到那眼熟的车,蒲熠星才终于作罢。他在路边停下,烦躁地挠了几下头发,往方向盘上一趴,漫无目的地看向前方。

【蒲郭】黑杜鹃(6)

郭文韬周一休息,周二到周四这三天留给贾老板,周末三天则是常规待客,只陪聊陪酒不陪睡。
以上是郭文韬的工作时间和内容,蒲熠星早在跟踪郭文韬的那十多天就基本摸排清楚,而现在更是雷打不动地接郭文韬下班,任劳任怨,完全就是个专职司机。
在认识贾老板之前,郭文韬是会接客的,只不过现在算是被贾老板包下,得罪不得,所以梨棠的经理也不会再安排他去特别服务其他客人。
蒲熠星内心当然不愿意郭文韬再做这种事情,可表白时的那一头冷水浇下来,倒把他淋了个清醒。

【蒲郭】黑杜鹃(5)

都说,在贤者时间的时候,脑子里会一片空白,什么都不会想,可蒲熠星却偏偏是在这个时候想明白的。
为什么他对他那么在意,为什么那么想要靠近他,了解他,想知道他的所有事情,甚至不惜干出跟踪这种事,被说成是缠着他不放,都只是因为这个简单的理由。

【蒲郭】黑杜鹃(2)

这句话说出来的瞬间,蒲熠星也很后悔。
口口声声说自己不一样,可说出来的话却还是在和他认为不怎么样的人相比较,岂不是又亲自把自己放在和那些人差不多的位置,生生拉低了自己的水平。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在说出来的时候,那种把别的alpha比下去,满足了一种粗俗且本能的胜负欲的感觉,又让他很爽。
或许这也是alpha的一种本性。

【蒲郭】黑杜鹃(1)

大概是因为酒精的麻痹作用,又或者是这家高级会所的隔音效果实在是很好,在推开厕所门之前,蒲熠星真的没有察觉到任何迹象。
他喝得有点多,正急着上厕所,从会客室出来直奔卫生间,哪成想开门看见的会是这样的景象。
洗手台前有两个人,穿着定制西装的男性背对着他,裤子虽然松垮但好歹也算穿着,正不停地做着顶胯的动作。
蒲熠星呆愣住,惊吓中连厕所都忘记上,眼神下意识地往镜子里一瞟,便正正好撞上那双清亮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