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TOXIC(ep.7)[完]

这么久以来,蒲熠星一直觉得是他的错。
因为他的失败,他的冲动和暴戾,郭文韬才不得不把伤疤揭开给众人看,这样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可以站在郭文韬身边。
所以,当郭文韬问他,“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要来你学校”时,他答不上来,被问到这个问题的他甚至不敢转头看向郭文韬,在沉默良久后才终于开口问道:“你不怕我吗?”
这个反问突兀到有些莫名其妙,以至于郭文韬有些失笑:“怎么会?”
“不会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有一天会再伤害到你吗?”

【蒲郭】TOXIC(ep.6)

“该不会,和文韬直播的那个人,就是你吧?”甄伟说。
这个问题像一个惊天炸雷,在郭文韬的脑子里爆炸,郭文韬当场宕机,唰地一身冷汗。
他浑身发冷,转身想逃,但蒲熠星不动声色地轻轻捏了一下他的手腕,面不改色地看着甄伟反问道:“什么直播?”
郭文韬脑袋还有点发懵,但蒲熠星的动作让他稍微安心下来。他不自觉地拽着蒲熠星的衣服,从后面看着蒲熠星的侧脸,还在愣神,就听到甄伟一声嗤笑。

【蒲郭】TOXIC(ep.5)

下节课是三班的物理课,蒲熠星从办公室出来准备往班级走的时候,看见郭文韬正在和刚才那个来打招呼的老师说话。
那是新入职的美术老师,叫甄伟,长得是有模有样还有点艺术家气质,但莫名让他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蒲熠星皱眉,不太懂这个新来的怎么就和郭文韬说上话了,远远看着好像还一点都不生分,更别说他发现,郭文韬的脸上,是他从没见过的表情。

【蒲郭】TOXIC(ep.4)

物理准备室,蒲熠星把郭文韬按在窗边,两个人上半身都穿戴整齐,而下半身却无比黏腻地连结在一起。
郭文韬承认他是故意的。
课间时,他正在走廊和同班同学聊天,余光瞥见蒲老师正向这边走来,于是欣然接受其中一个男生对他的亲昵举动,被搂着肩膀半拥入怀里,神情暧昧。郭文韬本就性格温和,所以人缘也好,男生间勾肩搭背更不是什么稀奇事,只是待蒲熠星走近,发现搂着他的男生正是此前对他投去过下流目光的学生时,他无论如何也忍不了了。

【蒲郭】TOXIC(ep.2)

蒲熠星,男,21岁,大学四年级,生平第一次被一个未成年人要挟。
而现在,要挟他的罪魁祸首正坐在教室里,用一幅“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看着讲台上的他。
这是下午的一节物理课,蒲熠星已经开始上手教课,面对一个班的学生,背上冒着虚汗。不是因为作为实习老师的怯场——他已经上课一周多了,而是因为他现在兜里的那个东西。

【蒲郭】直播事故

这天郭文韬稍微加了一会儿班,回到家吃完外卖已经九点多。他有些无所事事又不想太早休息,忽然想起某人今晚有直播,于是点开桌面的客户端熟门熟路地打开直播间。
糖豆人。
郭文韬心里默念道。他虽然也自己悄悄练过几次,可总还是有几关不那么擅长。
他没有具体关注今天蒲熠星有和哪几个人在直播,但他的直播间传来起码有四个人的声音,听一会儿也就听出是哪些老朋友在。

【蒲郭】小红帽

“阿蒲……”
阿蒲外归回来,刚进屋就看见那只半羊人下身湿透,腿间泌出的粘稠液体沾湿他洁白的羊毛,连木质的地板上也滴出一小片水痕,面色潮红可怜兮兮地站在屋子中央,无助地呼唤自己的名字。
半羊人还穿着那件带兜帽的红斗篷,下身不着寸缕。见阿蒲回来,便乖顺地转身跪地,翘起屁股尾巴,露出那还在滴着淫水的粉色蜜穴,耷拉着小耳朵转头看他,眼里是一汪春水。
“阿蒲……”
他又轻唤一声,叫得阿蒲心里一颤,快步上前把他抱回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