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瑜伽挑战

自从辞职后赋闲在家,郭文韬的日子其实过得挺舒坦的。
不说其他,单说能和蒲熠星待一块儿的时间变长了这一件事,就足够让郭文韬开心。
偶尔跑个通告也好,宅家里玩游戏也好,就没有不在一起的时候,日子越发甜蜜腻歪。早前郭文韬还担心天天腻在一起会不会厌烦,而事实证明,在一起很开心,一直在一起就一直开心,厌烦?tan90°。
如果非要说唯一有什么地方不那么满意……那就是性生活太过和谐美满,以至于隔天郭文韬总是感到浑身酸痛。
以前还在上班的时候,蒲熠星总是会把持着度悠着来,也不会这么频繁,但现在两人都没有第二天的顾虑,便肆意妄为起来。

【蒲郭】乖狗狗的教导法

窗外下着大雨,风雨声飒飒作响,雨水从上到下不间断地冲刷着巨大的落地窗。
任谁都不想在这样的鬼天气里外出,而值得庆幸的是,此刻他们都待在这栋高级写字楼里。
出于一些原因,蒲熠星其实还挺喜欢这样的天气。他很享受耳边只有雨声,将其他繁杂的噪音隔绝在外的时刻。他不慌不忙地翻阅着文件,余光瞥见站在桌前的下属正东张西望。

【蒲郭】樱桃

清明过后,是西南地区樱桃上市的时节。
不同于山东的大樱桃或者洋人的车厘子,西南地区的樱桃玲珑小巧、皮薄汁多、酸甜可口,一颗颗捧在手心里,朱红透亮的小樱桃煞是诱人。若是一口同时吃下好几颗,果肉肥美而软润,甜润的汁水在味蕾间爆开,实在是人间美味,让人停不下来。
然而美好的东西总是很短暂,樱桃的季节前后也不过十天,一般四月中旬就下市了。
不过今年运气挺好,已经四月下旬还能碰到成色不错的樱桃,蒲熠星念着郭文韬可能没吃过西南这边的樱桃,便买回去不少。

【蒲郭】云图 · Circus

【1626年。
如果有人问我想死在哪一年,我会回答,我想死在1626年那个夏季的夜晚。】

圆顶帐篷中心的舞台上演着无趣的表演,至少对蒲子爵来说是无趣的。他正欲起身离开,观众席却在这时连连传来倒吸凉气的惊呼和低叹。
蒲子爵好奇地坐回特等席的席位里,把视线移回舞台中央。

【蒲郭】云图 · 质子

南国使节来访那天正是个阴天。云层重压却不见任何下雨的迹象,潮湿闷热的空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使节面色不悦地又匆匆离开大殿,随即圣上便召见了熠皇子,而韬太子也跟随而来。
圣上对此没有什么诘责,遂将使节带来的消息一并告知了两人。
湖国公主在与南国太子成亲当日离奇毙命,当天即查证犯人为湖国一落跑宫女。两国因此战事复发,现南国希望盟友北国能出兵相助,以抵御湖国进攻。
北国圣上念及熠皇子身世,便传他来见,并询问他的意见。
从小在北国长大的南国质子熠皇子斟酌再三道:“臣愚见,不易出兵。”

【蒲郭】客至

木质的房门传来些许被什么东西挠动的响声,郭文韬朦朦胧胧地醒来,发现天边已泛起鱼肚白。
他呆愣一会儿,又听到细微的喵喵声,反应过来定是那三只小野猫来讨食儿了。
正准备起身,不料忽然感到一阵阻力,是蒲熠星从身后拦腰搂着他,虽没说什么,但意思已经很是明显。
郭文韬回头无奈地笑着说:“是猫,我去给他们喂点儿东西。”
听到他这么说,虽然不大乐意,但蒲熠星还是放开他。南方的初春已然回暖,他随手披上件外衣,拿上点儿吃食,便打开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