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SHAVING

距离被蒲熠星强行剃了下面的毛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此刻正是最难忍的时刻。新冒出来的毛又短又硬,腹部和布料摩擦着又疼又痒,扎得郭文韬恨不得脱光裤子。
他后悔死了,没想到长毛居然这么难忍的,偏偏上班的时候还根本没法挠,只能暗自发誓要让蒲熠星付出代价。
可现在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怎么让自己不那么难受。他思来想去,发现能立即生效的唯一解决办法就是——重新剃光。
他恨得仰头长叹一声,然后忿忿地拿起蒲熠星的刮胡刀不得不把自己又剃了一遍。
剃完之后看着镜子里再次光溜溜的自己和那把剃须刀,他想到该如何报复蒲熠星了。

【南北】兼爱

郭文韬今天已经被搞射三次了。
第一次是蒲熠星帮他口出来的,后两次他被操得屁股都有点红肿了,甚至有一次蒲熠星是直接把他肏射的。
他不否认是真的很爽,但是今天确实没了点节制,餍足的身体软绵绵的趴着不想动,也幸亏有带套,蒲熠星已经帮他大致清理了一下。
他正琢磨着怎么蒲熠星进去洗澡洗了这么久时,蒲熠星拉开门出来了。
“……你干嘛不穿衣服?”
郭文韬看着蒲熠星甩着鸟走近床铺,顿时心中警铃大作。

【蒲郭】香蕉蜜桃

隐迹在南美洲的生活是有够无聊的。
正直夏日,是南美最好的季节,但他们为了躲避视线,几乎只能待在室内。
他们目前赚的钱早都够下辈子花,所以不用急着开工,日子过于清闲,而一旦无聊过了头,人就爱奇思妙想。
蒲熠星就发现郭文韬最近老是捧着很厚的书看,还会边看边上网查资料,书桌上已经堆起好几本。他好奇起来,随手拿起一本一看书名,却更疑惑了。
“你看这个做什么?”他问郭文韬。
郭文韬正躺在床上看另一本,德文原著,而蒲熠星手上拿着的是一本中文的,《性别分化及性别分化障碍与性别指定疗法》。
郭文韬淡淡地抬眼:“了解一下。很好奇周峻纬在梦里如何变成女性的。”
“你也想当伪装者?”
“那倒没有,就是单纯好奇。”郭文韬笑了笑,唇角勾起的弧度不同于以往般的意味深长。
他问:“蒲熠星,你和女人做过爱吗?”

【蒲郭】男朋友太爱玩游戏怎么办

郭文韬洗完澡出来,蒲熠星还对着屏幕搓着手柄。
郭文韬面无表情地站了一会儿,突然想到最近流行的那个趋势,小坏心思立马就来了。
他回到浴室,先拿着沐浴露挤了一点在浴室门口的过道上,脱光衣服,拿起手机,登录账号,开始直播。

【蒲郭】煎蛋

该死的生物钟让蒲熠星准时在7点钟醒来。
连休息日都不能好好睡个懒觉,根本不想醒来的蒲熠星就算醒了也不想睁开眼睛,只伸出手薅了薅旁边的人,却捞了个空。
他这才睁开眼,虚着眼睛神情恍惚地看了看四周,都没有发现那个人。
不满让困倦的脑子稍微清醒了一点,他坐起身来发了会儿呆,挠了挠鸡窝头,才慢吞吞地从被窝里扒拉出条也不知道是谁的底裤套上。

【蒲郭】纸窗户

他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次录影赶得比较急,他没订上前一天的飞机,只好坐了红眼航班,然后一大早下了飞机连酒店都还没来得及去,就拖着行李赶去录制现场。
兴许是在节目录制结束后收拾得太匆忙也太疲惫,没有细看,便一不小心一起塞进箱子里了。到酒店后也累得根本没精力再翻查行李,所以直到他回到家准备收拾箱子的时候,才发现多了件不属于自己的衬衣。
他拿着那件衣服愣了好一阵,才又像烫了手一般扔回去。
忽然也没了收拾行李的心思,随便扯出两件换洗衣服逃避似的匆匆去浴室洗澡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