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TOXIC(ep.7)[完]

这么久以来,蒲熠星一直觉得是他的错。
因为他的失败,他的冲动和暴戾,郭文韬才不得不把伤疤揭开给众人看,这样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可以站在郭文韬身边。
所以,当郭文韬问他,“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要来你学校”时,他答不上来,被问到这个问题的他甚至不敢转头看向郭文韬,在沉默良久后才终于开口问道:“你不怕我吗?”
这个反问突兀到有些莫名其妙,以至于郭文韬有些失笑:“怎么会?”
“不会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有一天会再伤害到你吗?”

【蒲郭】TOXIC(ep.4)

物理准备室,蒲熠星把郭文韬按在窗边,两个人上半身都穿戴整齐,而下半身却无比黏腻地连结在一起。
郭文韬承认他是故意的。
课间时,他正在走廊和同班同学聊天,余光瞥见蒲老师正向这边走来,于是欣然接受其中一个男生对他的亲昵举动,被搂着肩膀半拥入怀里,神情暧昧。郭文韬本就性格温和,所以人缘也好,男生间勾肩搭背更不是什么稀奇事,只是待蒲熠星走近,发现搂着他的男生正是此前对他投去过下流目光的学生时,他无论如何也忍不了了。

【蒲郭】TOXIC(ep.2)

蒲熠星,男,21岁,大学四年级,生平第一次被一个未成年人要挟。
而现在,要挟他的罪魁祸首正坐在教室里,用一幅“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看着讲台上的他。
这是下午的一节物理课,蒲熠星已经开始上手教课,面对一个班的学生,背上冒着虚汗。不是因为作为实习老师的怯场——他已经上课一周多了,而是因为他现在兜里的那个东西。

【蒲郭】小红帽

“阿蒲……”
阿蒲外归回来,刚进屋就看见那只半羊人下身湿透,腿间泌出的粘稠液体沾湿他洁白的羊毛,连木质的地板上也滴出一小片水痕,面色潮红可怜兮兮地站在屋子中央,无助地呼唤自己的名字。
半羊人还穿着那件带兜帽的红斗篷,下身不着寸缕。见阿蒲回来,便乖顺地转身跪地,翘起屁股尾巴,露出那还在滴着淫水的粉色蜜穴,耷拉着小耳朵转头看他,眼里是一汪春水。
“阿蒲……”
他又轻唤一声,叫得阿蒲心里一颤,快步上前把他抱回床上。

【蒲郭】清明梦

要去形容郭文韬是怎样的一个天才非常难,可事实就是他对于梦境有种天生般的把控能力,每一次都让蒲熠星惊叹不已,有时候甚至会可怕到让蒲熠星心有余悸地想还好郭文韬是自己队伍的。
蒲熠星不是没有听过有人可以在睡眠时保持意识清醒来掌控梦境,也就是所谓的清明梦,毕竟他们本质也是在利用梦境分享来做这件事。但是,能直接操控实体化的潜意识,让潜意识按照自己意愿行动的,他真的没有见过。
所以,当郭文韬真的把他的潜意识展现给他看的时候,他惊呆了。
那个被投射出来的潜意识,正是蒲熠星自己。

【蒲郭】上火

“嘶……”
“怎么了?”
郭文韬抿着唇,舌头忍不住又蹭了蹭,又一丝痛感传来。
他点了点自己的脸颊:“好像上火了。”
最近工作忙,几乎天天熬夜到天亮,可他偏偏咖啡也过敏,只得吃糖来提神。水果硬糖一颗接一颗地嗑,舌头都被磨出一个泡,堪堪划过齿贝,疼痛的触觉瞬间酥麻地传至全身。
“我看看。”
蒲熠星从床上跨起来,让郭文韬伸出舌头看看,果然在舌肉的一侧有个红红的圆圆的小小的伤口,让淡粉色舌头显得无助又可怜。
那小舌头颤抖着,又对上郭文韬那真切明亮的眼神,一股火就从下腹烧上来。蒲熠星心里的恶魔打翻了那杆天平,他摁住郭文韬的肩头。
“我帮你祛祛火。”

【蒲郭】美人鱼

船身突然开始剧烈地晃动。
嘈杂的人声和甲板上慌乱的踩踏声同时响起。蒲熠星几乎在异动的同一时间猛然从床铺上坐起,跟着一起往外跑,船员的叫喊声此起彼伏。
“草,快拿绳子拿绳子!”
“别看它的眼睛——!!不要看它的眼睛!!”
“电击棒呢??有没有电击棒!!快拿个电击棒来!”
“先捂它的眼睛!先捂上——!!”
蒲熠星见船长竟也出来了,连忙跑上去问:“发生什么事了?”
船长看他一眼,有些轻蔑,眼神里却是压抑不住的兴奋:“第一次出海吧?我们捕到人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