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香蕉蜜桃

隐迹在南美洲的生活是有够无聊的。
正直夏日,是南美最好的季节,但他们为了躲避视线,几乎只能待在室内。
他们目前赚的钱早都够下辈子花,所以不用急着开工,日子过于清闲,而一旦无聊过了头,人就爱奇思妙想。
蒲熠星就发现郭文韬最近老是捧着很厚的书看,还会边看边上网查资料,书桌上已经堆起好几本。他好奇起来,随手拿起一本一看书名,却更疑惑了。
“你看这个做什么?”他问郭文韬。
郭文韬正躺在床上看另一本,德文原著,而蒲熠星手上拿着的是一本中文的,《性别分化及性别分化障碍与性别指定疗法》。
郭文韬淡淡地抬眼:“了解一下。很好奇周峻纬在梦里如何变成女性的。”
“你也想当伪装者?”
“那倒没有,就是单纯好奇。”郭文韬笑了笑,唇角勾起的弧度不同于以往般的意味深长。
他问:“蒲熠星,你和女人做过爱吗?”

【蒲郭】煎蛋

该死的生物钟让蒲熠星准时在7点钟醒来。
连休息日都不能好好睡个懒觉,根本不想醒来的蒲熠星就算醒了也不想睁开眼睛,只伸出手薅了薅旁边的人,却捞了个空。
他这才睁开眼,虚着眼睛神情恍惚地看了看四周,都没有发现那个人。
不满让困倦的脑子稍微清醒了一点,他坐起身来发了会儿呆,挠了挠鸡窝头,才慢吞吞地从被窝里扒拉出条也不知道是谁的底裤套上。

【蒲郭】密室游戏

这一切的一切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

证据一
齐思钧今日一反常态,平时总爱把自己和文韬撺掇着挨在一起,今天却和邵明明一唱一和愣是把自己和文韬安排成正对面的座位。
证据二
居然让唐一洲一直担任转酒瓶一职。并且在这一轮之前一局都没有转到他和文韬。
证据三
然后恰巧就在这一轮,周峻纬临时把惩罚游戏从真心话改成了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