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虫】亲吻你的理由

That’s why I kiss you.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不着痕迹地顺理成章。他本来俯视着街道上喧闹庆祝的人群,并没有注意到旁边的人做了什么。只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生中,一个他爱死的声音从身侧传来却没听得真切。于是他收回视线转头想问“Spidey你说啥”,却看见对方已把面罩摘到鼻梁处。他嘴唇微抿,像是在踌躇什么,但面罩上的大眼睛又依旧毫不逃避地望向他。他没有任何接下来的动作,就这么一言不发,仿佛是在等待Wade。

等待Wade该做些什么。

就在刚刚开始狐疑的一瞬间,Wade如福至心灵一般顿悟了。他将信将疑地抬起头,是一个被挂在窗外已经好几天了的槲寄生花环。虽然已经蔫巴了,但Wade觉得这是他这几几辈子见过的最可爱最漂亮最完美的圣诞花环。伴随着黄盒子在脑子里<噢操啊,我们他妈地该给这家懒癌颁发一个最高荣誉死侍纪念奖章!>的吼叫,他终于做出了如某人所希望他该做的动作,掀起了自己的面罩,露出嘴唇凑了上去。

Wade发誓如果云有触感,那么触碰起来就一定是这个感觉。还是带着阳光的温度的最轻盈的云。他幻想过无数次和小蜘蛛亲吻的场景,可终究敌不过现实强烈得让整个人都要爆炸了的真实感。每次他意图偷袭或者假装意外,都被这个敏捷的小虫有意无意地躲了过去。他也不懊恼,大不了再试一次,近乎于调情地乐在其中。

但这个,这个真的不一样。当幻想成真的时候那种狂喜和快感,简直比任何一次高潮都还要爽。他不明白为什么今天这个平日总是别扭的英雄居然会等着他动作,而他现在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原因。他所有的精神力都集中在了这个吻上。

就像是世界上最柔软的棉花糖,还带着甜腻的润。Wade压抑住想要一口咬上去的欲望,一点一点的亲吮着。<这他妈可是我们想了一万年那么久的嘴唇啊!>黄盒子叫到,所以他毫不急躁,每一厘现在都是属于他的。他微微轻启双唇衔着对方柔软的唇肉,一寸寸地细细吮吻,软嫩的双唇随着接合轻轻颤动。Wade发现平时明明主见独立的蜘蛛侠,现在竟然可以说是乖顺地任由他的动作,这他妈简直破天荒了。这鼓舞Wade变本加厉起来。

他开始将双唇整个覆上去,让这个甜腻的轻触真正地变成了一个吻。他感觉到对方明显的呼吸一窒,所以并不急于深入,反正他今晚还有的时间。相对于老油条死侍,年轻的英雄对接吻还有点生涩,但也配合着Wade偶尔变换角度,调整呼吸,但两人的双唇从来没有完全分开过。Wade可以说是绅士地带领着他,在每次转换角度后依旧渴望地黏上去,间隙间发出难舍的声音,把这个吻变得黏腻又纯洁。

Wade睁开眼,发现小蜘蛛裸露出的皮肤已经整个都红透了。整个颈脖从内而外地变红,还蔓延上了脸颊,虽然被面罩遮住一部分,但Wade确信他的脸肯定也红透了。或许整个身子都红透了。就稍微那么一想象,他身体内部又有一串激流从小腹升起,让他整个人像过电似的酥麻了一秒。他注意到小蜘蛛还有点僵硬的身体,而双手竟然紧紧握着阳台的栏杆。要知道凭小蜘蛛的本事,随便怎么坐着都不会从栏杆上掉下去的。[天啊,他竟然在紧张。]白盒子惊呼。Wade虽然心里有点偷乐,但这可不行,和他Wade接吻怎么能紧张。既然小蜘蛛现在没办法靠过来,那就我主动拉近距离吧。

于是他蹭蹭地挪动着他的屁股,向蜘蛛侠的方向靠近,同时一手从后面揽住对方,手掌轻轻安抚,另一只手抚上泛红的颈脖,拇指轻揉,稍稍抬起他的下颌继续亲吻。天啊他真的想把手套摘下来,好切实地抚摸对方的皮肤一定微微发热,在这凛冬摸起来肯定特别趁手,但他没有多余的空闲去脱下手套了。蜘蛛侠顺从着他的动作微微仰头迎合,似乎很欣然Wade的触碰似的偏向手掌。轻微的动作让Wade兴奋不已,他用作者的人格打赌,小蜘蛛整个过程一定闭着眼睛。闭着眼睛享受着单纯的亲吻,这他妈的简直可爱到过分了。这让他忍无可忍地又把嘴唇不失温柔地黏了上去。

随着他的安抚性质的亲吻,Wade感觉到小蜘蛛似乎放松了下来。他澎湃的心脏要求他该得寸进尺了。于是他伸出舌头,试探地舔了舔对方早已湿润的唇肉。对方肩膀一滞,但并没有任何拒绝的表现。他开始大胆的舔吻他的双唇,甚至有一点想要咬合的动作让这个单纯的吻变质。柔嫩的双唇随着舌头的轻触轻轻弹动,让Wade恨不得吻过每一条唇纹。年轻的蜘蛛侠似乎有点不知所措,但依旧配合着,没有逃避对方强势起来的动作。他不自觉地微张着双唇,让Wade更有活动的空间。Wade显然是接受到了这个意图,他再一次舔舐对方柔软的唇瓣后探入了进去。

如他所愿,小蜘蛛默许地打开了唇齿。他的舌头侵入,却并不急着缠绕上对方的舌头,似乎是想让他更熟悉这种侵入感,在上颚游走舔舐。安抚了一圈,终于如愿以偿地碰触到小蜘蛛软润的舌头。蜘蛛侠一个激灵,Wade感觉到他有往后缩的意图,手上稍稍使力固定住他的同时仍然不依不饶的缠绕上去,绕着对方的舌打转。

我们年轻的英雄从没有过这样的接吻经历。他当然接过吻,但是,这样的舌吻,深吻,这还是太超过了。如果说之前的亲吻让他觉得很舒适,Wade现在强势的深吻让他全身都开始酥麻纠结起来,被蜘蛛基因放大的感官刺激着全身发烫。但是他不想停下来,也顾不得对方有没有发现他飙升的体温。他勉强跟上Wade的节奏,在他舌头接触过来的时候迎上去,配合着他的缠绕绕动着舌头。他在Wade的引导下渐渐进入了状态,软肉相互厮磨,敏感的舌乳不断地传递着刺激感,让他禁不住轻颤。他不知不觉的也捧上Wade的脸,在交换呼吸的时候也舍不得将嘴唇分开。他迷恋这种感觉,甚至开始主动伸出舌头去碰触Wade,这让Wade几乎欣喜若狂。

Wade混沌的脑子早就不记得他的初吻是在什么时候给了什么人,更不清楚这是不是这位Spider-man的初吻。但这个触感,从小腹蹿上来瞬间溢满了整个胸腔要把他的心脏淹死的潮涌带来的心悸和慌乱,他确认,并决定从现在开始,这他妈就是老子的初吻,不接受盒子任何嘲笑的反驳。

至少是他和Spidey的初吻。

他勾过主动送上来的舌头舔舐,每一个味蕾都不放过。他吮吸这对方的舌头,把它拉到自己的口腔中。对方有些慌神,连忙退了回去,Wade笑着又碰触上去。舌尖与舌尖轻碰,又仿佛意犹未尽地再重复嬉戏轻点了几下,才又缠绕在一块儿,黏腻又湿滑。

美好缠绵的亲吻在不远处传来的钟声当中停止了。楼下街道上的人群欢呼着,两人这才终于互相松开手,拉开了那么一点点距离。

害羞的英雄在分开的几乎同时就把面罩重新戴好,从栏杆上站了起来。Wade抬起头,发现对方也看着他。当然,这并不能看出什么表情。

“咳嗯……那么,”蜘蛛侠有些迟疑地开口,伸出手射出了蛛丝,“新年快乐,Wade。”

话音刚落,这只蜘蛛就毫不留恋的转过头,荡着蛛丝离开了,空留下一句平平淡淡的祝福在Wade耳边。Wade显然还在发愣。[<Excuse me?那是刚刚热情激吻过后应该有的反应吗??>]盒子们这次难得地一致。

Wade不置可否,呆呆地看着已经荡远看不见身影的小蜘蛛,突然想起,今天是小蜘蛛带着他荡到这个阳台巡视的。是小蜘蛛选的这个可能是全纽约唯一一家还挂着槲寄生的阳台。他哈地一声笑出声来,对着那个人消失的方向喃喃道。

“That’s why I kiss you, baby boy.”

BONUS

[所以。]

白盒子问道。

[Spidey到底说了什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