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密室游戏

这一切的一切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

证据一
齐思钧今日一反常态,平时总爱把自己和文韬撺掇着挨在一起,今天却和邵明明一唱一和愣是把自己和文韬安排成正对面的座位。
证据二
居然让唐一洲一直担任转酒瓶一职。并且在这一轮之前一局都没有转到他和文韬。
证据三
然后恰巧就在这一轮,周峻纬临时把惩罚游戏从真心话改成了小黑屋。

综上所述,蒲熠星有100%的把握断定,他现在会和某人一起被关在这间小黑屋,从小齐约局那天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而这场阴谋的总策划,应该就是和他同处一室的这个人。
在两人被锁在这个屋子后互相沉默的5分钟里,蒲熠星大概只花了2分钟理清整个逻辑和现状,又花了可能3分钟分析该如何措辞开口却没有得出最优解。越沉默越尴尬,虽然再忍2分钟就能出去,但时间越长心态越崩,蒲熠星放弃博弈,决定还是像往常一样就好。

“有点东西啊,郭文韬。”
“你什么意思啊,蒲熠星。”

一如既往的默契,两人同时开口,也同时愣住。虽然他们互相看不见彼此的状态。
然后又是一阵安静的空气。

从文韬的问话里,蒲熠星听出些端倪。也许事实和他的结论有所不同。
而郭文韬自然也不比蒲熠星差,立即反应过来可能自己的猜测有误。

“所以这事儿不是你计划的?”
“所以你也不知道这事儿?”
“…………”
“…………”

好吧好吧。原来是被外面那群人算计了。
瞳孔终于适应黑暗,两个人勉强在一摸黑中看清了一些轮廓。但尴尬还是在蔓延,于是他们各自就近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开始复盘。
郭文韬坐在床尾率先开口:“我以为是你。”
蒲熠星一屁股坐进门边的单人沙发里:“我还以为是你耶。”
“我哪有这么心机。”
“意思是我很心机咯?”

得,两人没说几句又开始呛,这也是为啥小齐决定率领众人策划了这个局。最近一个月两个人不知道是在较什么劲,总是说不到两句就互相抬杠,周围的人也都看在眼里。郭文韬大概能猜到这个局应该就是齐思钧撺的,因为这几个月以来他都在跟小齐谈心。而小齐组局的良苦用心,郭文韬也不是想不到。虽然被整了心里多少有些埋怨,但他也明白小齐的用意,所以此刻他并不想和阿蒲杠起来。
“抱歉,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觉得是谁?”阿蒲当然相信文韬说的每一句话,更不会觉得对方真会有这样的想法。刚才回敬的那句其实也是调戏多于问责,阿蒲也不想让文韬多想便一笔带过。
“应该是小齐哥吧。”
文韬隐瞒了猜测小齐哥的根本原因,把自己前半部分的推测慢慢讲出来,几乎和蒲熠星自己的推断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在得出互相以为对方是罪魁祸首的结论后持续沉默的3分钟里,蒲熠星是在组织语言,而郭文韬是在生气。
当然针对这点两人都不知道。蒲熠星赞同文韬的推理过程,只是对于最后到底是谁组的局,他觉得是周峻纬。

是的,在郭文韬找小齐谈心的同时,蒲熠星也在向峻纬求招。
虽然两个人找的知心姐姐不一样,但居然又有同一个主题名字叫。
《为什么他还不向我表白?》

于是在长达快半年的折磨中,齐思钧和周峻纬终于在暗通款曲——哦不好意思成语不是这么用的——在互通有无之后,爆发了。
所以他们决定,这事儿必须在今晚就给我解决咯!他们再也不想听这两个人在秀了一堆大的小的有的没的的恩爱后来一句“可是你说为什么他还是不对我表白”的结束语了!
干脆抓他们两个人给放黑屋密室关个一晚上,我还不信他们弄不出点儿事儿了!——齐思钧不理智发言。
但是一直被蒙在鼓里的蒲熠星和郭文韬并未发觉自己给人造成了一些酸臭味的困扰,在两人尚以为对方是主谋的时候,两个人的心里又奇妙地想法一致:
他终于要向我表白了。

所以心脏狂跳在等对方开口却一直没听到想要的话语时郭文韬有点沉不住气了。你到底什么意思啊蒲熠星骗人进来又什么都不说。
所以在得意得就要笑出声思考着如何答应对方的蒲熠星却一直等不到问话,想着既然对方已经准备表白可能有点害羞我先打破沉默?
可复盘结束后两人才恍悟过来,原来对方根本就不知情,更没有自己所以为的打算,完全白期待一场!顿时竟然都有点泄气。

郭文韬想,我都表示得这么明显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说呢?
上次跨年你大老远过来真的只是来请我吃火锅的吗?
上上次你录节目我推掉加班过来探你的班你怎么就不懂呢?
上上上次和明明拍个视频而已你都酸成那样了你就先说一下会死啊!?
蒲熠星先说一下会不会死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现在要是不说些什么的话,他就要先气死了。

他只有一张底牌了。作为信托经理,长期在金融圈里摸爬滚打,他清楚地知道如果他亮出这张牌,从此他对于蒲熠星将失去溢价资格,失去所有筹码,说话将再也没有底气。
可现在根本他毫无胜算,心里萌生的情愫慢慢累积起一层层委屈,名为喜欢的心情也随之膨胀变得越来越装不下。他开始觉得,比起被这找不到出口的感情灼伤心脏,也许输了,也不是那么无法接受的一件事。
也许小齐是对的,在这样黑暗的环境里说出来的话,他也不算彻底失去底牌对不对?

“蒲熠星,我喜欢你。”

灯“啪”地一声,亮了。

是蒲熠星开的。在郭文韬自顾无暇天人交战的时候,蒲熠星借着门缝透进来的一点光摸索着打开了灯。
他听见了郭文韬的那句话。在短暂的视觉刺激后,他看清了郭文韬的身影。他后悔了。

郭文韬也后悔了。
灯亮的一瞬间他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他根本来不及处理那些自己没收起来的情绪,暴露在灯光下的他无能为力。
文韬手足无措地坐在那里,即使重新适应光明后他也完全失去反应能力,脸涨得通红,看见蒲熠星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只能低头躲避眼神的接触,漂亮的手指在膝盖间不自觉地缠绕。
蒲熠星很后悔。在对方低头的一瞬间他发誓他看见了他眼里的一点水光,脸颊连着耳根和颈脖都泛起不自然的红,他怎么能害郭文韬陷入这样难堪害羞的境地呢。他很后悔,当初周峻纬问你为什么非要他跟你表白时,他的回答是简单粗暴的因为我就想听他说喜欢我,而现在他觉得先听到又能怎么样呢?让韬韬这么委屈,他图个啥呢,他为什么就不听听两性专家的意见呢?哦对,当时他怼说我和他又不是两性,所以才气得周峻纬设了这个局?

在踌躇之间,蒲熠星走向他,正打算动情地说一大段先答应再道歉然后好好哄一哄最后皆大欢喜的时候,大概是紧张到极点反而冷静下来的郭文韬突然抬头,语气不确定地问:“你觉不觉得这7分钟时间也太久了一点?”
……还真是。
原本那群吃瓜混蛋设置的游戏是只要在黑屋子里待满7分钟就能出来,随便你们在7分钟里做了什么,都不会过问。可现在早就过了7分钟不知多久了,却完全没有任何开门的迹象。郭文韬皱皱眉头发觉事情不对,起身走向房门一扭,果然依旧是被锁住的状态。
蒲熠星也觉得太蹊跷,没想到这群人设的局如此地不简单,把刚才要声情并茂表白的事儿抛在脑后,跟着上去拍门。可喊半天没有任何人回应。他和郭文韬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无法开门自然此路不通。蒲熠星这才仔细环顾房间,发现这是一间客房。这是小齐家的独栋小别墅,钥匙当然应该是在小齐手上,查看窗户后发现窗户也被锁住,是彻彻底底的密室。房间看起来倒就是普普通通的一间客房,装修简单低调,一张大床,除了几个简单但应该造价不菲的柜子沙发便什么也没有了。
“难道这群瓜皮真的要我们做点什么才放我们出去?”
郭文韬巡视房间,拿起一个枕头后沉默片刻回答:“我想是的。”

枕头下的东西被一字排开在床上。
从s到xxl各个型号一应俱全的安全套,和一瓶未开封的润滑液。
两个人一人站在床的一边审视着这尴尬的局面。
“………………”
“他们也真的是想得粗来。”
“…………你还没回答我呢蒲熠星。”
“啊?什么?”蒲熠星显然也是个瓜皮,这才想起刚刚两个人是在讨论什么。他回悟过来,连忙开口:“韬韬……”
文韬平静地看着他,大概是刚才已经经历过最难堪的一幕,文韬的神态淡定得不得了,看得蒲熠星一阵心慌。
“韬韬我喜欢你。”
还没来得及等文韬说些什么,蒲熠星便话赶话地说了出来:“对不起让你觉得委屈了。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很想听你说喜欢我我才一直没说的。现在你要是想听,我现在就说给你听说到你满意。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行了。”郭文韬语气淡淡的,他相信要是不喊停,这人是绝对可以一直说下去的,他不害羞自己还要脸呢。可他心里的气确实因为这一句句的喜欢消了一大半,又开始觉得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怨道:“你早点像现在这样我们也不至于被关起来。”
“对不起嘛……谁知道他们要整这出。”
“那这些怎么办?”文韬用下巴指指床上的物品。
“……就…我们做不做他们也不知道?难道他们还真的到明天都不放我们出去吗?”
文韬不置可否没有回答。可等他再抬头的时候,眼神里没有任何犹豫。
“可是我想做。”

此刻天时地利人也和,破罐破摔的郭文韬真的是再也不想委屈自己了。他说完便探身上床抓住蒲熠星的手把他拽倒然后坐上去。蒲熠星下意识伸手扶住他的窄腰生怕他坐不稳,根本没反应过来剧情怎么突然惊变成这样。
“你不想?”郭文韬居高临下地问。
怎么可能不想。虽然被不嫌事大的兄弟们安排得明明白白,但既然都安排得这么妥帖了,他又何必拒绝这番好意当柳下惠呢?只是现在还有个比较重要的问题需要解决。
“谁上谁下?”
“剪刀石头布?”
“…这么随便的吗。”
郭文韬耸肩,一副不然你想怎么办的样子。蒲熠星也确实没辙,又觉得坦坦荡荡骑在他身上颇有气势的文韬可爱得不行,便笑着支起身子伸出手。

雷打不动的布赢了石头。
文韬保持着坐在蒲熠星胯上的姿势,看着自己的拳头好像早就料到似的弯了弯嘴角。蒲熠星笑笑,再也忍不住地凑上去,去亲吻幻想了很久很久的最迷人的弧度。
点到为止的轻轻碰触便又分开,蒲熠星满意地看着文韬的视线转向自己,两秒的对视,然后同时向前倾去。
一开始只是浅浅的啄吻。蒲熠星轻轻地,一寸一寸地从各个角度轻啄垂涎已久的漂亮唇形。文韬微微张着嘴,闭着眼配合着蒲熠星轻柔的动作,时不时稍稍嘟嘴去回吻。和文韬想象的一样,蒲熠星的双唇饱满柔软,他便忍不住在蒲熠星再次亲吻上来时用嘴唇轻轻地含了一下。
蒲熠星抱着他的腰又坐直了一点,搂着他将甜腻的亲吻渐渐深入。他用唇肉包住文韬的上唇,又伸出舌尖舔弄对方可爱的唇珠。文韬情动地把手搭在蒲熠星的肩膀上,不满足似的用手指摩挲着蒲熠星的颈脖,低着头也吮吸着对方的唇。蒲熠星换了一个角度,彼此交换一个呼吸,默契地在再次亲吻上的时候互相探出舌头。
舌尖相互碰触又分开,再相迎,两个人都欲拒还迎地来回纠缠,开开合合的双唇你来我往,互相吮吻对方的唇瓣,点点水啧声充盈在耳边。文韬明显地感觉到抵在自己身下的东西慢慢有了硬度,在对方又一次合上双唇亲吻他的时候,他用牙齿轻轻地叼住对方的下唇,身形向后,惹得对方只能追着凑上来完成这个冗长的吻。
郭文韬放开蒲熠星的嘴唇,双眼有笑:“你很厉害嘛蒲熠星。”
“你也不赖啊郭文韬。”蒲熠星礼尚往来。
“继续吗?”
“当然。”
说着,蒲熠星就势一手护着文韬的后脑一手将他放倒在床上,两个人的体位彻底颠倒,刚刚跪坐的姿势让蒲熠星顺利地位于文韬的双腿之间。
“第一次?”
“……算是吧。”郭文韬看着正上方的蒲熠星坦然道,毕竟确实没有和男人的经验,“你呢?”
“也算吧。”蒲熠星想了想回答,然后弯弯一边嘴角笑,“那我们慢慢来。”

吻再次落了下来,但并不是在唇上。蒲熠星从额头亲吻到眼眸,再从耳朵亲吻到颈侧,手上也没有闲着一颗一颗解着郭文韬的衬衫扣子。文韬乖顺地任由蒲熠星摆布,将手指没入蒲熠星后颈的头发,不长不短的绒发骚扰着指缝深处,引出些不一样地心理快感。
在还剩最后几颗扣子的时候,蒲熠星像是等不及了直接将手伸入他的衬衣中。从腰腹往上,紧贴着肌肤慢慢慢慢抚摸到前胸。大概是练过的身体都会有些敏感,蒲熠星的动作又特别煽情细腻,文韬被弄得一个激灵,无自觉地从喉咙深处吐出一声轻颤。
蒲熠星很满意郭文韬的反应,也很满意文韬的身材,抚摸过那紧致的窄腰,紧实的肌肉凹陷凸起,手感简直好到爆。他一边想着我是不是也该跑跑健身房以免被嫌弃,一边又凑上去亲吻文韬的唇。文韬迫不及待地回应,也伸手开始脱蒲熠星的衣服。蒲熠星揉捏着文韬的胸,乳尖的触感逗留在掌心。念念不舍地摸够了,他收回手解决剩下的扣子,还顺手解开他裤子,没给文韬什么反应时间便伸了进去。文韬一个短暂的窒息,除了蒲熠星手上的动作就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蒲熠星自然是懂男人的喜好,反手揉弄着茎身。很快,本就有所反应的器官立挺起来,整个头也都翻了出来。蒲熠星手指灵活地从茎身抚摸至冠状沟,挑逗地绕了一圈才用拇指抚弄上龟头。文韬仰着头享受着蒲熠星的服务,压抑的低吟从鼻腔里泄漏,任凭蒲熠星亲咬自己的皮肤。蒲熠星细细密密地舔吻着文韬的每一寸皮肤,顺着颈脖舔过锁骨再到胸前,所到之处全都沾染着水渍。郭文韬的衬衣已经完全敞开,蒲熠星含住粉色小巧的乳头轻吮,舌尖缠绕,终于让文韬从喉咙里呜出声来。得逞的蒲熠星放过这颗又去照顾另一边,舔得两边的小颗粒都乖巧地硬挺起来。他伸出手捏了捏,惹得文韬轻喘,然后再次顺着肌肉线条舔吻到腹肌,肚脐。每舔一下也就亲一口,像是在虔诚的朝拜似的,最后他舔过人鱼线吻上耻毛,稍稍抬高郭文韬的臀部,将他的裤子连带内裤整个脱下来。

还没有感受到接触空气的凉意,温润湿热的口腔就包裹上来。郭文韬惊得要坐起,衬衣也顺着他的手臂滑下来。男人都不会拒绝这种服务,蒲熠星卖力地张大嘴巴争取吞咽得更深一点,用舌头舔过一圈,再划过铃口才吐出来。透明的前液被带出连着蒲熠星红润的嘴唇,接着蒲熠星再度亲吻上去,仔细地舔着柱身,舌苔感受着上面的充血的茎脉。郭文韬难耐地微微挺动着,胡乱地揉着蒲熠星的头发艰难开口:“你…你不是第一次吗……?”
蒲熠星舔了舔龟头吞吐几下,满意地看着前端冒着前液水光粼粼才抬头:“我好歹也是学霸。”蒲熠星笑得不怀好意,“你要是想学,回头硬盘借你。”
文韬吃了瘪不予作答,他确实没想到这蒲熠星居然准备到这一步,又庆幸输了可能还是件好事儿。当事人笑着脱掉自己的上衣,顺便把挂在文韬手臂上的衣服也完全扯下来丢在一边,再次将文韬推倒在床上。这次他抬起文韬的一只腿挂在自己肩膀上,再次俯下身。他先含住头部,几轮浅浅的吞吐,一手握着上下撸动的同时,仿佛是要把郭文韬整根都品尝透彻一般,前前后后都用双唇亲吻,舌头舔弄,又移动到饱满的囊袋亲吻,包裹,舔舐。前液唾液早就混在一起,弄得文韬整根都是湿漉漉的。
郭文韬是没经历过这种服务的,脑子整个炸掉,感官机能现在只能感受到蒲熠星。他的性器在蒲熠星的嘴里变得越来越硬,他不想让蒲熠星太辛苦,可又情不自禁地想往蒲熠星的嘴里送,只能不由自主地弓起身子稍稍向上顶弄,从未享受过的快感随着蒲熠星的舔弄从小腹深处攀升得越来越高,高潮像是一波海浪马上就要来袭。
蒲熠星感受到口中挺硬的性器颤颤巍巍,知道马上就要来临,遂将口中的事物吐了出来。郭文韬得不到解放,从兴奋的意识中迷茫地睁开眼,用眼神质问着蒲熠星。
“你要是现在就射出来待会儿会很难受的。”他像是颇有经验的说,“相信我,兴奋状态下才不会很痛。”
比起在这方面毫无实战经验的郭文韬来说,显然至少观摩学习过的蒲熠星更有发言权,郭文韬是相信他的,也没有怕所谓的很痛。他想要蒲熠星都想疯了才会变成这样的事态,那痛又算得了什么?但不满还是有的,他垂眼瞥见蒲熠星鼓起的帐篷,不怀好意地直接伸手捏了一下,吃痛的蒲熠星当即嘶了一声,按住对方搞事的手:“听话,待会儿让你爽的。”

稍稍报复成功的郭文韬也不再计较,听话地按照蒲熠星的要求换了个姿势趴在床上。他已经全身赤裸,背部的线条依旧完美,精致的倒三角收线在细细的窄腰,小巧但紧实的臀部微微翘起。只裸着上身的蒲熠星跪在他身后,饶有兴趣地欣赏了一会儿这番美景,才上手揉捏,果然手感超棒。蒲熠星从床上捡起早被打乱到一边的润滑剂,撕开包装,挤出一大截涂抹在手上。他并没有直达目的,而是按摩似的将整手的润滑抹在文韬的整个臀肉上,一边揉一边捏,时不时掰开臀瓣,肉穴若隐若现。他又顺着往上按摩,文韬的整个背部都滑腻湿润起来,文韬觉得紧绷感消失不少也舒服地轻哼,好笑地说我还不知道你学过泰式按摩,蒲熠星答1小时800稍后请付账。
随后蒲熠星又抹了小半瓶润滑上手,一手抚摸着文韬的背颈稍显用力地往下压,一手却抬着他的屁股。文韬腰细,上半身从腰腹部凹下去贴在床上,屁股却依旧高高翘起呈现着最羞耻地求欢姿势。蒲熠星开始抚摸会阴,用拇指忽轻忽重地按揉。文韬扯过一个枕头抱住,感受到自己的性器随着蒲熠星的动作一跳一跳。在蒲熠星终于将手指抹上肉穴的同时,另一手握住性器连着囊袋来回抚弄,前后的同时抚慰让文韬又紧张起来。
蒲熠星俯身在他耳边低喃别怕放松,手上一边安抚着撸动,一边揉抹肉穴的褶皱。文韬整个身体其实已经非常滑腻,蒲熠星还是怕弄痛他,再次直接挤掉大半瓶在文韬的臀肉上,反正这瓶不要钱。抚摸的力度变大,滑腻度再次上升的,蒲熠星觉得应该没有问题了,配合着前面的动作,蒲熠星终于伸入一根手指。
大约是前面的持续快感掩盖了身后的感官,又或者是蒲熠星的准备工作做得的确到位,文韬没有任何排斥地接纳了蒲熠星的手指。那根手指不慌不忙地在身体里按压搔弄,很快第二根手指便也伸进来。不适感多少还是有的,但完全不是想象中的痛感。文韬放松了情绪,专心感受蒲熠星的前后动作。
蒲熠星依旧不紧不慢,似乎是毫不在意自己早就要撑爆的胯下。他将两个手指进出开合,想把娇嫩的后穴开拓的更加柔软。手指上的润滑也覆着上内壁,文韬里里外外都湿滑得不行。当蒲熠星终于挤按到一个位置时,文韬身体一颤一声轻呼随后立即将自己埋进枕头,一点点前液被射出来滴在床单上。蒲熠星心里暗笑,看着柔软度渐渐合适,加入三根手指也能进出自由,终于将自己抵上文韬的臀部。
他单手解开自己的裤扣,一手拿过一个XL用牙齿撕开给自己套上,瞥见文韬身下湿迹斑斑的床单想了想,又打开一个同尺寸的给郭文韬套上。毕竟是在别人家还是不要太张狂。他俯下身,将整个上半身紧贴着文韬的裸背,性器抵在兀自开合的穴口,亲了他一口在他耳边低语:“我要进去了,喊出来的话会舒服点的。”
文韬点点头,那滚烫的性器抵在他身后又兴奋又忐忑,心脏要爆裂开来。随着蒲熠星直起身来,背部温度的离开让文韬产生了一点不舍,无意识地呜咽一声。蒲熠星腾出一只手慢慢抚慰着他的前端保证它不软,一手扶着自己将阴茎一点点嵌入处女肉穴。手指当然是不能和龟头比,但被龟头撑开的时候柔软放松的后穴也顺从地张开接纳,然后卡在头部。里外都涂满润滑让这个过程变得很顺利,前端依旧兴奋着传来快感的文韬没有特别地疼痛,但蒲熠星割过包皮的阴茎最粗的部分偏偏是在茎身中间位置,蒲熠星也知道,于是并没有一次到底。
他又慢慢退出来,再次慢慢挺进,来回几次,但每次的挺进都比上一次更加深入。文韬慢慢地适应着,也听从蒲熠星的建议轻哼出声来。他放松身体,一开始的被进入肯定是心理快感大于生理快感,他想到他即将完全拥有蒲熠星便更加期待起来,每一次也都愿意吃得更多更深,开始随着蒲熠星的动作晃动着细腰,让他更加方便进出。
终于当吃进最粗的那一部分,文韬没忍住地叫出声,但整个过程的痛感并不是强烈到无法忍受,甚至更多的是一份满足。蒲熠星也停下来,没有将整根埋入,第一次他也并不想做得太狠。他只稍稍在前进一点点,然后伸手握住文韬紧握的拳头,将他舒展开来然后十指扣住,俯身轻咬他的耳垂,低音性感诱人。
“你里面好舒服。”
眷念的温暖再次覆盖上来,文韬听得一个收缩,又吃进一点点,夹得蒲熠星也轻哼一声。
“很会嘛。”蒲熠星笑。
文韬现在有点说不出话,微启的双唇只能呻吟出一些气音,但那是感觉舒服的一种声音。蒲熠星很高兴文韬并没有觉得很痛苦,又开始卖力抚弄他前端。文韬很快恢复了最硬的状态,那些气音变成实实在在的呻吟,听得蒲熠星不想再等。
蒲熠星判断文韬应该已经适应身体内部含着巨物的状态后,就着相连的姿势让两个人都侧躺下来。他亲了亲文韬的耳朵说“这个姿势会轻松一点”后,便开始动作。他抬起文韬的一条长腿,深深浅浅地抽插着,力度不大,但足够让文韬产生反映。他有意寻找刚才的那点,龟头顶端倾斜着角度去戳弄,深入时最粗的茎身又再次碾过,抽出的时候龟头凸出的边缘再似有若无地刮过,惹得文韬止不住地轻哼,就算没有抚弄,前液也不断地从小口溢出,滴在安全套的内壁上。
“你要记住这个地方,这是你最舒服的地方。”
蒲熠星稍稍起身亲吻他的脸颊一边说。但文韬根本无法用语言回应他。蒲熠星开始加大力度,每次都深深地操过最敏感的那一点,感受肠肉一次次包裹上来的快感。文韬真的很紧,但肉穴偏那么柔软那么好操,恨不得立马操入最深的地方,什么都不管只狠狠地干他,干到他失声失禁,干到他只会渴求自己。
但他终究还是舍不得,来日方长不能急于一时的道理是很简单的。他希望能给郭文韬一个永远无法忘记的完美体验。他逐渐加快速度,而终于找回语言系统的文韬只能在破碎的呻吟中蹦出几个简单的词。
“蒲…慢嗯……蒲、蒲熠星慢点………唔………”
“不舒服吗?”蒲熠星没有停下来动作,在他耳边低问,语气近乎于哄诱,又伸手重新覆上文韬的胸爱不释手地揉搓。
文韬受不了地摇摇头,耳边是蒲熠星性感的低喘,身体又含着蒲熠星的性器,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快感过于强烈让他有些遭受不住。
“没……嗯、舒、舒服的…………呜,就…就慢点儿……”
蒲熠星不再逗弄,放慢了速度又捣弄一阵,彻底退了出去。

郭文韬正是舒爽的途中,不解地回头看蒲熠星,那个人就毫不客气的亲上来。又是一个黏腻的湿吻,但接吻并不能消除文韬内部空虚的紧痛感。吻毕蒲熠星将人捞起来,而自己却仰身躺下。
“嫌我太快你就自己掌握节奏。”他让文韬跨坐在自己身上,两个人回到最开始的姿势,“刚才让你记住的地方,记得吧?”
文韬点头,似乎是觉得对方小看了自己,便将手探到后方握住蒲熠星的阴茎。上下撸动一会儿就及不可耐对准自己的穴口缓缓向下坐去。
郭文韬还硬着,肉穴也已经被操开,甬道湿滑,这次进入得没有丝毫阻力。蒲熠星帮他调整着位置,语气难耐道:“别直上直下,你找点角度。”
郭文韬作为学霸,当然领悟能力也足够高,加上刚才的经验,已经能顺畅地吃进大半个肉柱。他撑着蒲熠星的身体,开始寻找让自己最舒服的角度晃动着身子。他闭上眼仰起头,在挤压那一处的时候发出喟叹,按照自己适应的节奏给自己带来快感。
蒲熠星现在好整以暇地看着这诱人的光景,双手掐着文韬的窄腰护着他,阴茎在文韬的身体里进进出出,文韬硬挺的性器也随着他的上下耸动在身前跳动。他空出一只手握住,颇有技巧地上下撸动,惹得文韬一个痉挛停下动作,抱怨似的睁眼控诉蒲熠星。
蒲熠星笑笑并没有因此停下手上的动作:“一起吧。”
紧接着蒲熠星就再次挺动起来,文韬又失去主动权,前后都在被蒲熠星进攻着,有些不稳,干脆趴下身来伏在蒲熠星的身上,只配合着扭动着臀部,让每次都经过自己的敏感点。蒲熠星一手撸着他的前端,一手抓着他的臀瓣揉捏掰开,将后穴敞得更开,进出更加大力,穴口随着肉棒的进出越来越红。
他们开始接吻,不肯放过对方似的唇舌相绕,臀肉拍击的响声越来越大,吻接得难分难舍,身下也操得难舍难分。
两个人都情难自已,逐渐攀升上最高峰。蒲熠星加快手上的速度,不停的上下抚弄,配合着操入那一点十几个来回,文韬长舒一声,性器终于抖动着射出来。那一瞬间肉壁绞紧蒲熠星,蒲熠星忍着欲望,在肉壁回软后又狠狠地往深处操弄了几下,最后终于深埋在文韬的身体里一股股全射尽。

蒲熠星将两个套儿打了个结扔在地上,又去亲趴在床上不愿动弹的郭文韬。
郭文韬淡淡地偏过脸回吻。
“怎么,累了?”
“…………没,就是不想动。”
郭文韬的体力是很好的,但此刻精神上的餍足让他倦怠起来。
“怎么样,爽吗?”蒲熠星开始邀功。
“嗯。”郭文韬从不吝啬坦白,身体的满足是毋庸置疑的,他甚至庆幸这局赢的是蒲熠星,不然他其实没把握能做到像这样酣畅淋漓地爽。可是他才不会把这些小心思告诉蒲熠星。
见对方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蒲熠星有些不满于此。
“想什么呢?”他问。
“在想为什么我总是输给你。”郭文韬随口答道。
蒲熠星笑了:“没有啊,这次你不是赢了吗?”
“赢什么了?”

郭文韬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蒲熠星笑。
“我今天都把整个人输给你了,还没赢够吗?”

Fin

Bonus 1
“你真的只是观摩学习而已吗?”
“当然我这么聪明……”
郭文韬审视,仿佛在说继续编。
“…………也确实找周峻纬探讨学习了一下实操经验。”
“……………………”
“你别想歪了!他只是教我怎么做而已没有任何实际操作!”
“……还有呢。”
“………………用道具练习过……”
“…………”
“…………”
“练得不错。”
郭文韬凑上去亲了一下,笑得好看。

Bonus 2
“爽的话再来一次?”套子这么多不用白不用。
“不了,都不能洗澡。不舒服。”
“也是。”
蒲熠星看了眼那些已经被折腾到地上形形色色的安全套。
“想什么呢。”这次是郭文韬问的。
“……在想明天怎么收拾那几个看戏的。”

Bonus 3
主意是齐思钧出的。
计划是周峻纬拟的。
酒瓶是唐九洲做了手脚还练习好久的。
安全套和润滑剂是邵明明斥巨资买的。
这场阴谋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连蒲熠星和郭文韬都不是。

En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