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黑杜鹃(9)

高潮中的郭文韬本能地抱住蒲熠星的脑袋,脚趾都蜷紧了,身体随着射精发颤,舒服得大脑一片空白。
射在alpha的嘴里这个认知让他兴奋得有些不同以往,那温润的口腔还在不断地做吞咽动作,吸吮着自己那根勃动的热物,他从没有哪次高潮像今天这次持续得如此之久。

【蒲郭】黑杜鹃(8)

车辆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山崖外的远处,城市的霓虹在树木的间隙中闪烁着时隐时现。
车速不算快,蒲熠星开得也稳,郭文韬把车窗放下来,春夜山中的凉风带着点独特的绿植香,清凉舒爽,似乎连堆积在心中的烦扰都被一同拂去。
他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也并不担心蒲熠星会带他去哪儿,事实上,不如说他还挺好奇,蒲熠星想要去什么地方。

【蒲郭】居家

“所以,事情就是这么个事儿,看小蒲愿不愿意帮这个忙呀。”
汤露,也就是郭太太,坐在桌子前问对面的蒲熠星。
正直寒假,汤露最好的闺蜜正式离婚,约她去欧洲玩一圈庆祝。为了陪最好的闺蜜,汤露自然答应下来,向公司请了十天年假连着春节可以玩好一阵,可若是带上儿子又不像是陪闺蜜出去玩儿的,总归不便。平日里郭文韬要上班,保姆阿姨也因为快过年回老家了,这下竟然落得个没人照顾汤汤的情况。

【蒲郭】天鹅湖

鹅城城北郊外,有一片竹林。竹林约莫再往里走十里路,有一池湖水,常伴有野生天鹅栖息于此,遂称之为天鹅湖,鹅城也由此得名。
某年夏,一书生来鹅城暂居。书生姓蒲,字熠星,涪县人,去年考中秀才,正好赶上今年乡试,而鹅城便是举办乡试的地方。趁着夏日,距离秋闱还有两月有余,蒲家人在鹅城城郊寻到一处清幽的小院,可以让蒲熠星提前过来适应,安心备考。

【蒲郭】天使与恶魔

就不应该让不会水的郭文韬去河边抓鱼。
这一定是近年来蒲熠星最后悔的一件事。他在听到那声急促的惊呼后立即飞奔过来时,已经不见了郭文韬的踪影。他疾呼几声郭文韬的名字,希望能得到一点回音但未果,却见河面上弥漫起一层水雾,而一个打扮得像是渔夫的奇怪女人从河里升了起来。

【蒲郭】白雪公主·番外

从城堡的西面往森林里走五百米左右,有一处墓碑,墓碑上刻着两个名字。
墓地四周没有杂草,但树林茂密,郁郁葱葱,树冠遮天。白天的时候,阳光只能透下斑斑光影,恰恰好映在墓的半边,而另一半从日出到日落都永远躲在阴影处。
由于以前蒲熠星不允许他离开城堡太远,郭文韬并没有发现这个地方,而后来蒲熠星第一次带他来时,郭文韬一眼就明白,那两个名字,一个属于蒲熠星的生母,而另一个,则是当初给予蒲熠星初拥的吸血鬼。
这是一座衣冠冢,郭文韬知道,因为几百年前的那场火刑,烧得什么都没有剩下。

【蒲郭】长假

考虑到时间问题,最后蒲熠星还是坐的高铁去北京。
高铁上信号时断时续,趁信号好的时候,蒲熠星就会把沿途拍的风景发给郭文韬,四个多小时的路程,在有一茬没一茬的聊天中倒也过得很快。
下午才刚结束军训,按理说应该很疲惫,但蒲熠星的情绪却很高昂。行李前一天晚上就准备好,蒲熠星用最快的速度冲完澡就赶往火车站,晚饭也是在高铁上解决,还发了高铁盒饭给郭文韬,而郭文韬也回了他一张京酱鸭丝。
等到达北京站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蒲熠星拉着行李箱,只一眼,便看到想念一个月之久的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等他,向他招手。

【蒲郭】夜雨秋池

窗外忽然闪起几道煞白的光,整个夜空闪如白昼,过了几秒,预料之中的雷鸣轰然而至。
郭文韬并不怕打雷,在看见在闪光的时候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毕竟闪电后姗姗来迟的雷声实在太过炸裂,郭文韬还是稍稍在心里感叹了一下。
要不是这几下电闪雷鸣,他都不知道原来外面下雨了。郭文韬起身去往阳台,好在衣服在下午就都收了回来。他没有跨到阳台上,只把窗户打开,顷刻间,被窗玻璃隔绝的雨声哗哗地震动着耳膜。
雨下得很大,又密又实,反射着路灯的暖光,像是从天空坠下一串串金色的线。雨中潮湿的空气带着独特的味道,有种草叶的清新,郭文韬并不讨厌。忽而天空又闪过一阵白光,然后隆隆的雷声从很悠远的地方像鼓声滚滚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