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TOXIC(ep.7)[完]

这么久以来,蒲熠星一直觉得是他的错。

因为他的失败,他的冲动和暴戾,郭文韬才不得不把伤疤揭开给众人看,这样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可以站在郭文韬身边。

所以,当郭文韬问他,“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要来你学校”时,他答不上来,被问到这个问题的他甚至不敢转头看向郭文韬,在沉默良久后才终于开口问道:“你不怕我吗?”

这个反问突兀到有些莫名其妙,以至于郭文韬有些失笑:“怎么会?”

“不会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有一天会再伤害到你吗?”

郭文韬愣住,这才知道蒲老师一直以来在担心什么。

他慢慢地重新坐回副驾,看着前方悠悠地说:“我经常做一个梦,梦里的所有东西都是白色的。天是白的,墙也是白的,白色的画室像监狱一样把我囚禁起来,我找不到出口,跑好久都跑不出去。我以为我这辈子都逃不掉这个白色的梦了,直到有一天……”

他像是自言自语,却终于让蒲熠星侧过头看他。

“有一天,我睁开眼发现我又在白色的梦里,我下意识想跑,才意识到我并不在画室,而是另一个白色的房间,一张白色的床上,身边躺着一个人。然后他转过身,温柔地把我拉回被窝,拉进他的怀里。”

蒲熠星屏住呼吸,听着他继续说:“他的怀抱好温暖,温暖到让我感到从没有过的心安,让我根本不想醒来,不想逃开。于是我也抱回去,他亲亲我的额头,在我耳边轻轻地说——”

「——到我这里来。」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蒲熠星,瞳孔已经适应黑暗,周围微弱的路灯照得两双眼睛里仿佛都有一团火在燃烧。

“所以我到这里来了。”郭文韬说,“老师,你懂我在说什么吗?你还觉得我会害怕吗?”

蒲熠星看着他眼里的那团火,要把他所有的顾虑和逃避都烧尽一般。他怎么不懂,正是因为他懂,他才从不说出口,才是他选择要到美国来的原因之一。

“郭文韬……”

他低声道,却被郭文韬打断:“老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他倾身过来,几乎要贴上蒲熠星的脸。

“我们的协议……还有效吗?”

呼吸那么近,勾起蒲熠星所有的回忆,他只看见那团火,恍然间失去所有力气般被郭文韬按进驾驶座里,而郭文韬顺势坐到他的身上。

“我一直遵守着的。”

郭文韬轻轻地说。

“所以老师,我们的协议,还有效吗?”

他说着,眼里的火焰在这一刻彻底烧断蒲熠星最后无谓的挣扎和可笑的坚持。

他终于承认,郭文韬是他最放不下的渴望。他承诺等他,明明也是在期待一个结果,却因为自身的再三怯懦,硬是让一个孩子来不计后果地奔赴向他。

他真的是个失败者,但他绝不能在这样勇敢的他面前再失败下去。

蒲熠星永远不可能推开郭文韬。

郭文韬知道,蒲熠星也知道。

“有效,永远有效。”

这就够了。

只要蒲老师说,那个协议依旧成立,就够了。

根本不需要任何迟疑,暌违已久的亲吻只需要一个轻微的触碰便能爆发所有隐忍的欲望。他们甚至有些胡乱地在啃咬对方,在眼眉,在鼻子,在嘴唇上留下各自亲吻的痕迹。

是的,郭文韬从来不怕蒲熠星。

如果一定要说他怕什么,那就是怕他再也不能到老师这里来。三年来两人之间不温不火的聊天让他越来越没有底气,可那个梦让他始终不能放弃。

所以当他从白天等到晚上终于收到蒲老师的回复时,他决定,他必须到他那里去。

唇舌还在缠绕,鼻息间萦绕着思念整整三年的味道,让谁都不愿意率先抽离。郭文韬的手开始熟练地解蒲熠星的裤子,蒲熠星一下按住他,恋恋不舍地放开勾着的舌尖。

“车里没有那些东西。”他气息有些不稳地说。

郭文韬暂时停下动作,眨眨眼,而后竟然嗤嗤一笑:“那挺好啊。”

说完他就继续捣鼓蒲熠星的裤子,蒲熠星有些无奈但也不再拦他。他们两个现在,都迫切地想要确认一件事情。

裤头被解开,郭文韬拉下内裤,那物什便和曾经一样直接跳出来。郭文韬欣喜,手抚上去熟稔地揉捏起来,不一会儿便更加勃发,滴出前汁。

蒲熠星不再忍耐,伸手去揉按郭文韬胯间小小的鼓起。他享受着手淫的同时也将郭文韬的东西解放出来,原本可爱的东西和他的主人一样长大不少,但依旧粉嫩可爱。

额头抵上额头,随着蒲熠星的爱抚,细细的呻吟像小猫咪的叫声一样在车内响起,随即又被蒲熠星的亲吻悉数接下。

“还在外面,忍着点儿,嗯?”

他温柔地在他耳边说,惹得郭文韬又轻轻地颤栗,然后点点头。

“嗯……”

他双手捂上自己的嘴,而蒲熠星接过所有的动作,托着他的屁股让他蹭得更近一点,然后一双大手将两根硬挺握在一起。

蒲熠星手法刁钻,抵着两个人互相都最敏感的地方上下磨蹭,两个龟头亲在一起止不住地一起泌出水液,越来越润滑的肉茎摩擦得越发地顺畅,更加地舒爽。

他的手同时握着两根没有停下,又探身亲亲郭文韬捂着嘴的手背。郭文韬意会,连忙将手放下和他接吻。

似乎永远亲不够,唇贴着唇,舌追着舌,电流般酥麻的感觉一串接着一串从尾椎骨顺着脊椎冲上脑门,蔓延至全身。郭文韬不明白,明明早就不是第一次,为什么仅仅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手淫,竟可以这么舒服。

蒲熠星吻过他的嘴角,手指轻轻一捻,在他耳边好似无意识地轻唤:“韬韬……”

“唔…!”

“嗯……”

两人同时发泄在蒲熠星的手里,可谁都没有想停。沾满两人混在一起的精液的手探入郭文韬的后腰,揉捏起那想念已久的白臀。黏糊糊的触感在此时不仅不会不舒服,反而带来别样的色情感。

裤子被彻底褪下,郭文韬索性也自己脱下T恤,完全赤身裸体地坐在蒲熠星的身上。蒲熠星带着粘液的手指抚上曾备受疼爱的地方轻轻挤按,缓缓开拓。

积蓄已久的情感根本不需要多时,便让两人再次挺立起来,蒲熠星耐心地在穴里插入两根手指慢慢进出。

这个地方他如此熟悉,在紧密吸着手指的软肉里轻而易举便找到位置,往微微凸起的部分不断揉按,又惊得郭文韬捂上嘴,往他身上蹭。

可只是手指哪里够,只不下十几次,郭文韬便有些受不住了。

“老师…老师可以了……我,我想要老师的……”

近乎撒娇的语气,让蒲熠星瞬间又硬上几分,阴茎涨得通红发紫,茎脉可怖,可他还是压低声音确认道:“真的可以吗?……不是很久……”

“可以!可以的……呜……”

三年里他无数次想着蒲老师,用手指自己抚慰,可根本不够。而现在他念了这么久的东西就在他眼前,他还要等什么。

他稍稍抬起屁股,蒲熠星也抬手护住他的后脑生怕他撞到车顶,另一手稳住他的屁股。郭文韬自己握住老师的东西,对准那饥渴已久的洞口,放松全身往下一坐。

“嗯呜……”

“嗯、”

郭文韬果然是很久没有做过,以至于穴道比以往更紧也更爽。而这个事实本身已足够让人兴奋到疯狂,紧密贴合到没有缝隙的肉茎与肉穴仿佛天生就该进入和接纳彼此,辟入的过程让两个人都爽到一片煞白的失神。

但疼也还是疼的。毕竟那么久没有做过,蒲熠星的尺寸实在是比较辛苦。但没有关系,再次占有蒲老师的感觉可以超越其他任何感官,是疼,更是满足和幸福。他贪心地一坐到底,蒲老师也配合地调低椅背躺下,他撑着他的胸口,往自己喜欢的地方扭动两下,身体里鲜明地感受到老师粗壮勃发的肉茎在自己身体里一下一下地跳动,酥得他浑身发颤。

可不够,不够,还不够。

他想要蒲老师的全部。

他不懂老师为什么去美国,为什么不让他去送他,是躲他吗,是回避吗,是因为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瓜葛吗,可若是如此一直和他保持联系又是为什么,说会等他又是为什么呢。

还是说,其实根本就不喜欢他,只是因为愧疚,才一直没有拒绝他吗。

对啊,就是啊,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强加于老师啊。

忽然,一种特别特别陌生的感觉从胸腔深处涌上来,那感觉冲破了胸膜,酸涩得喉咙也变得干哑,有什么东西止不住地想要宣泄出来,让他难过得不得不停下。

本来护着他的蒲熠星见他停下,有些不明所以,可突然发现郭文韬的肩膀开始小幅度地抖起来。他有些慌,连忙坐起想看看郭文韬怎么了,却听到郭文韬的声音,似乎是在啜泣。

“呜……我……我真的……好喜欢老师……”

蒲熠星像是被什么击中,想要安抚的手臂停在途中。

郭文韬抬起头。

“我真的、好喜欢老师。老师、呢,老师喜欢我吗?”

他说得断断续续,曾经的艰难和痛苦都没有让他掉一滴泪,可现在,他却坐在蒲熠星的身上,哭着问他,你喜欢我吗。

小孩子并没有他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和容易满足,只一句“有效”哪里足够。他害怕老师不喜欢他,害怕老师拒绝他,所以他憋着一口气追到这里,无非只是想听一句话。

大颗大颗的眼泪被窗外的路灯照耀得像珍珠一般,蒲熠星的心脏被他哭得像一张白纸被揉成皱皱巴巴的一团。他确实越来越能读懂郭文韬的表情了,比如,郭文韬哭得让人心疼的脸正看着他说,亲亲我好不好。

怎么可能不好。

他再也无法无视自己感情地亲吻上去,拭去他所有的泪珠,沿着泪痕从脸颊亲吻到嘴角,啄着还在抽声的唇瓣细细安抚。郭文韬乖腻地伸出舌头,他便轻轻地卷过柔柔地吻。

蒲熠星其实也并不好受,抽泣的郭文韬夹得他有点两难,但他还是温柔地哄着他。或许是真的被亲吻安慰道,又或者是忽然觉得自己在这种时候哭成这样有点丢脸,郭文韬在蒲熠星的怀里逐渐平复下来。可他贪恋这样的怀抱,把头埋在他肩膀久久不愿起来,妄想着让时间就停在此刻,让蒲老师永远在自己身体里。

就在这样一个甜蜜又苦涩的时候,蒲老师凑近他耳边。

“喜欢。”

他低喃。

“很喜欢。非常喜欢。”

那声音低沉又迷人,郭文韬整个人像过电一样一阵酥麻,穴道又是骤然一紧,有些难以置信地从他怀里直起身来看着他。

“真的吗?”

蒲熠星有些好笑地忍耐着,亲亲他的嘴角:“真的。”

那深邃的眼望着他,说得那么真切,那股陌生的感觉好似又要往上涌,郭文韬强忍着呆滞好一会儿。

“……我、我以为……再不会有人喜欢我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胡乱抹了一把哭花的脸颊,也把蒲熠星那被揉成一团的心给细细腻腻地抹平展开。

蒲熠星曾经想过,如果郭文韬能哭出来或许就不会那么痛苦,可真的看到他哭泣,他却也跟着心疼到无法呼吸。

是为他而哭泣。

这个孩子如此勇敢地捧着一颗心追到这里,他还有什么理由再自认不配地逃避。那是世界上最真挚的一颗心,需要一颗同样坚定的心去回应。

长时间的回避和推拒并没有让感情有丝毫变淡,反而因为无法触碰而滋长得越发疯狂。郭文韬是,蒲熠星也是。他甚至是有些后悔如此后知后觉不顾郭文韬的感受,可只有在这样的选择后,他才能明白逃避并没有用。

是的,他再也无法否认,他想和他在一起,想陪在他身边,想吻他,想抱他,想让他高兴和快乐。

“那我不是人了吗?”

蒲熠星温和地玩笑道,亲上他红红的眼睛,像从来没有好好拥抱过一般,把他紧紧地揉进怀里。

炎热的仲夏夜,一辆没有开灯的suv在居民区寂静的街道兀自地剧烈震动。

蒲熠星躺在放平的驾驶座上,掐着郭文韬白嫩的小屁股大力上下耸动着。他也已经脱掉上衣,郭文韬像是没有力气一般趴在他的身上,承纳着猛烈的进攻。

和那么多人做过那么多爱,这时候郭文韬才真的明白,完完全全容纳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他恨不得把这个人完完整整地全部吃进身体,只想让这个人完完全全属于他,只属于他。

“蒲老师……嗯、蒲老师……”

以前做爱的时候,无论多么激烈和疯狂,他从没有这样叫过他,但现在他情动地喊着他,好像这样就能将他烙印在胸口。那根在他身体里进出的东西越来越猛烈,次次攻上要命的点,干得他神魂颠倒。他伏在他的胸前,去亲吻他能触及到的一切,亲过锁骨,吻过颈项,终于来到他魂牵梦绕的双唇。

身体的记忆比大脑来得深刻,蒲熠星含住他的唇珠,掰着他的臀瓣狠狠抽插,郭文韬便本能地先放松再收紧完美地吃下整根的他。

坚硬的肉棒辟开层层堆叠的湿蜜软肉,被操得越发艳媚的软肉又反过来吃紧肉棒,彼此天生契合的身体带来最极致的快感,吸纳着,紧绞着,简直希望一辈子都能深埋在这具身体里再也不用离开。

明明两人做过那么多的爱,明明什么或过分或刺激的玩法都玩过,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到水乳交融般好像灵魂都被镶嵌在一起的亲密和痛快。

他们就该这样一次又一次彼此贯穿融合,一次又一次释放浓烈到疼痛的爱意。

在最后一次突进中,他咬上他的左边胸口,他听见他说。

“韬韬……你永远可以到我这里来。”

体内正被注入着充沛温暖的精液,迷离间他看见自己留下的那处红色咬痕。

他知道,他到他这里来了。

没有什么能伤害到他了。

他什么都不怕了。

— 完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