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阿罗哈(4)

文韬家的回廊柱子上挂了一个吊床,旁边还放着一个摇椅。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两个人就各抱着一只猫,坐在屋子前欣赏夜色。

蒲熠星坐在摇椅上轻轻晃着,一边戳着手机回复信息。

月亮很亮,文韬躺在不算高的吊床上望着点缀着繁星的夜空,又侧头看着蒲熠星。

这个名字里有星星的男人为什么感觉这么不一样。

他真的很奇怪。为什么他要带他出去玩,请他吃大餐,送他礼物?为什么要逗他开心,为什么让他开车上路?为什么他这么好,为什么他要牵他的手。

为什么他现在又皱着眉头。

他像蒲熠星想让他开心一样,他也想让蒲熠星开心些。

“你在做什么?”他问。

蒲熠星抬起头来,眉间瞬间舒展了:“处理点儿国内的事儿。”

郭文韬哦了一声,想起这几天确实有时候会看见他在摆弄手机,刚才吃饭的时候也是。可能是有小心进来,他只看了一眼,就拿起手机把屏幕扣桌子上,当时还怪让郭文韬开心的。走神间,文韬瞥见他又要低头不理自己了,连忙找话题。

“在中国你们用什么聊天软件呢。”

“微信。Wechat。”蒲熠星停下打字的动作,“你用吗?”

郭文韬摇摇头,拿出手机翻了一下,立马下载下来。

“是这个吧?”

他把手机屏幕举给蒲熠星看,蒲熠星点头:“对对。”

蒲熠星说:“加个好友吧,来。”

郭文韬从吊床上跳下来,猫也跑一边儿去了,他便坐在回廊的长凳上跟着蒲熠星的指导弄。年轻人对新鲜玩意儿的领悟力都很高,功能也都大同小异,很快就搞懂了。

他发了个笑脸儿emoji过去,看着蒲熠星成为他空旷的聊天记录里唯一的一个人,有些说不出的喜悦。他挑挑拣拣,最后把那张合照发了他的第一个朋友圈。

蒲熠星看着刷新出来的照片有些意外,又看着郭文韬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心底软软的。

他说:“你笑起来很好看。”

郭文韬本来弯着腰玩着手机,听他这么说便直起身来,沉默中目光如炬地看着蒲熠星。

蒲熠星等着他,他似乎斟酌了很久,最后像下定什么决心似的才开口道。

“他们骂我支那HOMO。”

蒲熠星呆住,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是在回答好几天前的那个问题。

夏威夷日裔颇多,学校有那么些日本人太正常不过了,会这么骂中国的也一般都是日本人。这是连带种族和性向非常恶毒的辱骂了,他又想起郭文韬身上的伤,和可能遭受的暴力,心疼得自己都有点痛了。

“还痛吗?”

“啊?哦,早就不痛了。”说到这个郭文韬又忿忿起来,“那几个瘦猴,还想打我,最后还不是被我揍了。”

蒲熠星没忍住笑了一下:“那你挺厉害啊。”虽然挂了彩,但居然1vN都没输,怪不得文韬受了处分。估计最后那几个小子也被揍挺惨,说不定伤得比文韬还严重。

“你没有其他想问的了吗。”郭文韬突然凑近了一点,问。

“问什么。”

“你想问什么问什么。”

蒲熠星想问什么呢?他想了想,他有很多选项,比如他们为什么会这么骂他?又或者那几个臭小子现在怎么样了,再或者你告诉学校打架的起因了吗?

可他心里的思绪弯弯绕绕,包含着这几天来多多少少来来回回理不清的情意,偏偏没有选这其中的任何一个,而是选了一个他最不该问的。

他看向他,四目相对,门廊的灯光柔和得恰到好处。

“那你是吗?”

郭文韬又凑近一点,在他耳边轻轻地问。

“你希望我是吗?”

蒲熠星还没来得及回答,郭文韬倾上身来,柔软的触感从嘴唇传来。

柔润的双唇稍触即逝,他惊诧于少年的大胆行为,又深知此举的不应该,良久地躺在摇椅上没有动,只有远处传来海浪飒飒的声音。

两人的距离很近,少年看着他没有任何表示,顿觉窘迫难堪。文韬用力推了一下椅子,迅速起身,摇椅摇摇晃晃,蒲熠星只来得及看到少年在转身仓惶时那明显受伤的神情。

他下意识地。

“韬韬!”

猫咪被吓得跑进屋,而文韬被这一声定在门口。

他没有告诉过蒲熠星,从来没有人这么叫过他。他爸爸喊他Stefan,妈妈喊他文韬,只有蒲熠星,只有蒲熠星喊他韬韬。

这是属于蒲熠星一个人的名字。

文韬想,他看错了,这个人一点儿都不好。成年人都狡猾死了,太懂怎么勾引人了,知道怎么做是最能拿捏住别人的心。他坏透了。

他绷住自己的情绪,顺着蒲熠星将手搭在他肩膀上的动作转过身去。

摇椅还在自顾自地摇晃,郭文韬抬头看着他,蒲熠星看着他眼里的星光。

就像整个星球就只有他们两。

只需要这一瞬间,蒲熠星便放弃了所有虚伪的挣扎。

很多事情都是一触即发的。

蒲熠星方寸大乱。在少年大胆的第一个吻的时候,他就已经乱了。

他看见少年眼里的光,既然其实自己也很想亲他,那又为什么要自欺欺人得不偿失,要把人孩子弄哭呢。

他们在门口拥吻着,少年没有任何经验,只能被蒲熠星带领着。

亲吻从单纯的触碰变成吮吻,文韬被他紧紧地搂在怀里,顺从地张开嘴让蒲熠星攻城略池。饶是蒲熠星也觉得自己失了阵脚,所有表现出来的成年人道貌岸然的姿态,在面对此时的郭文韬时,全部毁于一旦,只想狠狠地亲咬他。

舌尖舔过齿贝,又纠缠着那闪躲的舌头越吻越深,手上也越来越用力地把他往身子里带。少年个头略矮,被他亲得向后弯腰,呼吸都被掠夺。

文韬被亲得晕头转向,只得从交换亲吻的间隙获取一点点氧气,感觉像亲了一个世纪,蒲熠星才放开他。

文韬大口喘着气,两个人都看见彼此眼里浇不灭的情愫。这次没有犹豫,蒲熠星再次吻上去,一边吻一边带他往屋里去。

他们有些急迫地亲吻着,拥抱着。在行走的过程中,蒲熠星干脆捞起文韬,突然的离地让文韬条件反射地将腿圈住蒲熠星,双臂死死地搂住他。

蒲熠星架稳了他的身子,继续胡乱地接吻,飞速地上楼,撞开虚掩的房门。当他将郭文韬放倒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支在他身上看着他时,两个人默契地一时愣神。

郭文韬当然是个童子身,而蒲熠星也没有和男人的经验。

走廊的灯光照进一缕在屋内,蒲熠星看着郭文韬看向他那赤诚灼热的眼神,又低头吻了吻他的眼睛:“别怕,交给我。”

虽然没有和男人的经验,但这档子事无论男女其实步骤也无非就那样。蒲熠星想起下午买的那些准备送人的东西里正好有身体乳,便去翻出来开封。

蒲熠星打开床头的壁灯,莹莹的暖光足够照亮眼前的视野。少年整个身子都陷入柔软的床铺里,脸上的伤已经完全消失,此刻正是少年最漂亮的时刻。他看着他,他知道他期待着什么。

他一边吻他一边脱下了他所有的衣物,少年乖巧地任他摆弄,只在内裤也被褪去的时候小声的呜咽了一下。

蒲熠星亲吻着他的脸颊和颈项,继续爱抚着他,轻娑着他因动情而敏感的肌肤,揉弄着他的平坦却可爱的双乳。

郭文韬哪经历过这些,在蒲熠星的逗弄下早就硬挺起来。他呜呜地伸手去摸自己的下面,也舍不得离开蒲熠星的唇。

蒲熠星用拇指弹开身体乳的盖子,毫无章法地挤在自己手上,稍稍抹开便又急不可耐地抚上郭文韬的身子。但这次因为碰触了那个难以启齿的部位,文韬身体一颤,更是搂紧了蒲熠星。

蒲熠星亲亲他的耳朵:“别怕。”

低沉的声音就像安慰剂一样,让文韬稍微安定下来。可接下来的未知依旧让人害怕又期待。他感受着蒲熠星的手指在他的会阴处流连,手上的乳膏抹匀在他的隐秘的私处。蒲熠星开始故意在穴口周围涂抹按压,一会儿轻一会儿重,像是要把皱褶抚平似的,将润滑的乳膏涂抹均匀。

文韬把头藏在蒲熠星的颈窝,胀红着脸轻轻道:“你……你试试……”

蒲熠星亲了一下他点点头,开始将手指往里伸。

因为有润滑的缘故,一根手指还并不算艰难。但蒲熠星怕他难受,还是用中指缓缓地进出着让他习惯,也没有停止亲吻安抚他。

郭文韬现在并不觉得痛,只是有一点点奇怪的感觉。等慢慢进入到两根,手指在肠道里开合挤压,那种奇怪的感觉更强烈了。他有些害怕,蒲熠星也感觉到了。

蒲熠星安慰着亲他:“要不算了……”

话还没说完,文韬长腿一抬就锁住了蒲熠星的腰,在他怀抱里闷声闷气地说:“不要……”

蒲熠星不着痕迹地叹了一口气,又哄道:“那再加一根好不好?”

文韬没有反应,过了一会儿才默不作声地点点头。

蒲熠星亲了亲他柔软的头毛,又加入第三根手指。

虽然不是那种无法忍受的疼痛,但文韬有些忍耐不住地轻哼出声。穴口是满胀被撑开的感觉,但里面的手指却又带来异样的感受。蒲熠星稳着力道,生怕弄疼了他,缓慢地进出拓张着,身下硬得发痛,身上也热出一身汗,衬衫都打湿了。

感觉穴口终于变柔软了一些,蒲熠星才退出手指,顺手脱去上衣又俯下身去亲吻他。少年迎合着他,这算是第一次如此紧密地肉贴肉的拥抱,性器也因为紧紧相拥而蹭在一起,文韬很是满足。

“真的准备好了?”

文韬的声音低得要听不见。

“……嗯。”

这房间没有任何准备道具,就连润滑也是将就的,更别提什么安全套了。

蒲熠星没有办法,不得不又抹了些身体乳,混合着自己硬得漏出来的腺液抹上整个阴茎,至少也聊胜于无。

所以,进入是无比艰难的。

不仅仅是因为未经世事的身体本就青涩,也因为在没有充足润滑的情况下蒲熠星的尺寸实在是强人所难。龟头才刚刚进去半截,文韬就疼得掉下眼泪。

蒲熠星心疼得不行,连忙伸手去抹,作势要退出去,文韬却伸手拦住他的大腿。

“不准走!”

带着哭腔的勒令让蒲熠星无奈得甚至笑了一下,他只好去亲他掉下来的眼泪:“好,好。不走。痛的话就抓我咬我。”

他抓着郭文韬的手让他攀住自己的背,然后才慢慢挺胯往里送。

像是生怕他再后悔似的,文韬还真就咬着牙一声不吭了。他其实早就疼得软了,紧闭着双眼,愣是把生理性的泪水都给憋了回去,手指在蒲熠星的背上抓出一条条道。蒲熠星满头是汗,郭文韬太紧夹得他也不好受,心里也心疼得不得了,一边进入一边帮他撸。

他根本不敢进太深,在差不多进去一半的时候就停了。他继续抚慰着文韬的阴茎,俯下身去亲他紧皱的眉心,又吻去泪痕。

郭文韬缓了好大一会儿,才终于睁开眼,脸羞红得不行:“你…你可以动……”

蒲熠星撸着他,见他慢慢又翘立起来,也点点头开始挺动。

他也不敢用力,只浅浅地动着,但文韬依旧禁不住地呻吟出声。他细细地碾磨着,初尝性物的甬道严丝合缝地绞着他。他低喘着,享受着年轻肉体带来的紧致快感。

或许是巧合,也或者是两人身体匹配度很高,在一次耸动中,硬挺的肉棒刚好碾过一处,惊得年轻人的呻吟都变了调。

蒲熠星其实还没太懂,但他想这应该就是他有感觉的地方,试了几次找到点,便开始着重地顶弄。少年明显慌了神,原本的疼痛变了质,他攀着蒲熠星对这陌生的快感不知如何是好。他的阴茎还被捏在蒲熠星的手里,每撞上那个地方就好像要冲顶一样却又达不到。他慌乱地喊着他的名字:“蒲熠…蒲熠星…呜、…蒲熠星……”

“没事,没事,我在。”

蒲熠星低头吻他,知道手中的事物已经因为快感而完全坚挺起来。他稍稍加重力道,进出也深浅交替起来。

文韬的哼声也越来越没有隐忍和顾忌,听得蒲熠星越来越把持不住自己。他在一次几乎全部退出只留个头部在里面时将文韬翻了个身,文韬惊叫一声,龟头在里面被紧紧箍着,蒲熠星爽得都有点恍惚。

蒲熠星让文韬抬高了屁股,文韬当然乖乖听从。他把自己的脸半埋进蒲熠星的枕头,鼻息间全是蒲熠星的气息让他有了不少安全感。

蒲熠星从背后操干着他,少年的身体已然被情欲染了色。小麦色和嫩白色在手臂和腿根相遇,独独最隐秘的肉体是白嫩的,蒲熠星这才体会到一些与众不同的色情。他的蝴蝶骨勾勒着性感的线条,腰细得简直盈盈可握,白皙的裸背泛着煽情的红,只那两道结痂的伤疤,深深刺痛了蒲熠星。

他该是猜到这孩子有多能忍痛,就连刚才也是,心底更加地柔软爱怜。

他俯下身去亲吻伤痕,文韬没料到,而正在愈合的伤口本来就敏感发痒,惊得他震了一下,身体内部又被不断地开辟着,情急难止竟让他压抑不住地哭了出来。泪水一点一点濡湿枕头,细细碎碎的呜咽传到蒲熠星的耳朵里。

蒲熠星轻轻舔吻过伤口,整个身体紧贴上他的背脊。后颈因为剃过头发而显露出来,白净修长,还留着一些小绒毛,性感又可爱。蒲熠星亲吻着他的后颈,伸出一只手搭在少年紧握的拳头上。他舒展开少年的手指,手心贴着手背,十指相扣。

“没事的,不哭。”

少年被彻底虏获。

他在蒲熠星熟练的爱抚和捣弄中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性爱体验。

– to be continued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