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郭】被软禁的猫

公司的聚会已经结束,有同事在餐厅门口张罗着要续摊。

蒲熠星摆摆手婉拒道:“抱歉,家里养了猫。”

他说完,没去理会同事的回应,挥挥手扭头就跑路了。

同事们看着他的背影小声嘀咕。

“是女人吧。”

“绝对是。”

蒲熠星没有撒谎,他真的养了一只“猫”。

他并没有回自己的家。

事情已经发生快一个月。当时他接到郭文韬的电话,听出对面那惊慌失措的声音,一点也不像平时的郭文韬。郭文韬声音有些颤抖,只让他一个人快点过来,其他什么也没说。

那还是一个周一的早上,蒲熠星也被一反常态的郭文韬吓到,直接请了半天假就往郭文韬家里赶,可是等到了,郭文韬又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不让他进去。

在门口劝说好久,在蒲熠星再三保证绝对不告诉任何人也绝对不会笑他后,郭文韬终于把房门打开。

郭文韬变成了一只猫。

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猫,但是他的耳朵变成了毛茸茸的猫耳,尾椎还长出一条长长的大尾巴,并不是什么cosplay,全都是货真价实的,真实地长在他身上的部位。

郭文韬耷拉着飞机耳,无助地看着他:“我该怎么办?”

蒲熠星也没遇到过这种奇异事件,他怎么知道该怎么办。

他在看到眼前的人变成这样的形态后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想摸摸他的耳朵。

于是他伸出手,再刚刚碰触到耳朵尖长出来的一小撮毛的时候,文韬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瑟缩了一下,猫耳朵直抖,尾巴的毛也要竖起来似的。

蒲熠星又去看他的尾巴,很长很大的粗尾巴,和耳朵一样是灰棕色,毛发繁盛,一看手感就特别好。蒲熠星不是很懂猫的品种,根本看不出到底是什么猫,就是单纯地手欠,想要伸手去摸。

刚刚碰到尾巴根部,郭文韬整个人要跳起来一样猛地把他一推,差点让他摔倒,然后戒备地看着他,感觉下一秒爪子就要挠过来。

蒲熠星忙举起双手站稳:“好,不碰了不碰了。”

他慢慢地走上前,见文韬稍微镇定一点后握住他的手,感觉到他还有些不安的轻颤。

他温柔地说:“不怕,我们一起想办法。”

但除了暂时不出门以外,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从那以后蒲熠星就一直住在郭文韬的家好照顾他,而郭文韬再没有出过门。

那天他们讨论一整天也没讨论出个结果,根本不知道为什么郭文韬会发生这种事,甚至还担心会不会传染给蒲熠星,但目前看来应该没有这个问题。

郭文韬没办法去上班,每天只能待在家里,焦虑不安,只有在蒲熠星下班回来后才会感觉安心一点。家里的两只猫却似乎更亲近他了,经常窝在一起也让文韬可以稍微放松些。

而对于蒲熠星来说,这样的突发事件让他有一种别样的体验。

他不得不承认他很高兴郭文韬在第一时间是给他打的电话。现在全世界知道这个秘密的就只有他,并且郭文韬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门,时间越长,他就越感受到文韬表现出来的对他的依赖。

他很受用,他竟然有些享受。

谁都看不到这样的郭文韬,这样的郭文韬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

他甚至有一种郭文韬在被他软禁的错觉。

他一想到这个事实就另他兴奋。

他满怀罪恶感地打开郭文韬家的门。

听到门口的响动,文韬很快地就反应过来,离开和汤汤露露一起躺着的沙发,去迎接回家的蒲熠星。

他早已经准许蒲熠星碰他了,现在更是主动求蹭。

他把脑袋窝进蒲熠星肩颈,用耳朵蹭着蒲熠星,蒲熠星也熟练地揉着他的头毛和敏感的耳朵,惹得文韬又不由自主地抖动几下灵巧的猫耳。

他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越发地黏在蒲熠星身上。他很是不满现在蒲熠星身上的杂味,恨不得把自己身上的所有气味都蹭上去覆盖住。

蒲熠星反手关上门,便抱着越发黏人的猫咪往里屋走,一边走一边亲吻他的脸颊。文韬似乎是被满足到地张张嘴,却只能发出一声细微的喵叫,叫得蒲熠星心都要化了。

刚开始的时候郭文韬还是能正常说话沟通的,可慢慢的他就只能说一些简单的词汇句子,还会夹杂着喵叫,惊慌得不行,但至少也还是保持着人类的思维逻辑。可是一周前他竟然连那些单一的词句都说不出来,最多只会喊蒲熠星三个字,连意识也越来越像一只猫。

可能潜意识里的害怕导致他越来越依赖蒲熠星,每天盼着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等蒲熠星回家,所以也就黏得不行。蒲熠星一方面着急,可另一方面也深深地陷进这个危险的漩涡。

因为大尾巴的关系,郭文韬甚至不能好好地穿一条裤子。不得已之下蒲熠星网购了一条裙子,纵然当时的郭文韬羞耻得不行,但也至少比一丝不挂要强。但渐渐失去人类思维之后,郭文韬根本没有任何顾忌,蒲熠星给他穿什么他就穿什么,比如今天,他就穿了一条宽松的,丝绸的白色吊带睡裙——当然没穿内裤。

大尾巴从裙摆下露出来,很有坠感的裙子因为尾巴的摇摆晃动着,长长的尾巴若是翘得高一点,就可以看到裸露的翘臀若隐若现。蓬松的尾巴也有意无意地往蒲熠星身上缠,等蒲熠星把他放倒在床上后,眼睛里的情欲早已经无法掩饰。

他也不需要掩饰,他现在就是一只正在发情期的猫而已。

第一次发情的时候他还能说些话,也不知道诱因是什么,但他几乎要失去理智,躺在床上难以忍受毫无章法地蹭,却因为得不到缓解泪眼汪汪。

蒲熠星回家后看到的就是这幅躺在床上,床单被蹭湿一大块,衬衫凌乱不堪,裙子被性器撩起,冒着水挺立着,泪眼朦胧地看着自己的郭文韬。

他的猫耳朵耷拉着看起来委屈极了,大尾巴也本能地翘起,看见蒲熠星就像看见救星一样,不管不顾地凑上去蹭。

郭文韬语无伦次地喊着:“阿蒲……阿蒲……帮我…喵、难,难受………”

没有人在看见喜欢的人在自己眼前这幅模样还忍得住的。

这之后,蒲熠星几乎每天都会帮他。

发情期的猫咪其实特别好取悦,只要给他所有他想要的,他就乖乖地在你身下臣服。

蒲熠星已经很熟悉这样的郭文韬了,他知道现在的韬韬想要什么。

文韬穿着丝质的裙子躺在床上,白色的丝绸穿在他的身上特别衬他的肤色,也衬得灰棕色的毛发更加漂亮。柔软的薄布贴在紧实的肉体上,身体线条清晰可见,因情动而挺立起来的乳粒隔着裙子也显露出来。

蒲熠星弯下身,一边亲吻他的耳朵一边隔着布料揉捏凸起的小点。拇指一会儿按压一会儿揉搓,丝绸的质感丝滑细腻,痒得文韬情难自制地扭动着腰肢,大尾巴从胯间伸出来,缠上蒲熠星的大腿,在根部流连忘返碰来碰去,胯间的帐篷被勾引得更加凸显。

最开始蒲熠星作势要亲他咬他耳朵时,他都闪躲着拒绝,现在郭文韬却会眯着眼睛享受,抖着耳朵,手臂攀上蒲熠星的肩背,咕噜声不断从喉咙里发出来,每当蒲熠星揉弄到舒服的时候还禁不住地喵喵叫。

蒲熠星听得心痒,想吻他,嘴唇沿着下颌线就要亲上去,都亲到唇角了,文韬却推拒了一下别过头躲了过去。蒲熠星有些好笑,只得低声下气地在他耳边哄。

“抱歉回来晚啦。”

虽然不会说话了,但还是听得懂。猫咪听到这句话,才见好就收地收起小脾气,乖乖地让蒲熠星亲他。舌尖也主动地缠上去,要把主人的味道全部尝尽似的勾着不放。他尝到一点点啤酒味,皱了皱眉,但很快情欲又战胜了理智,又舔又咬。

蒲熠星故意往后躲,文韬便追着上来,试探挑逗了几次,蒲熠星才让他得逞,亲上去越吻越深,追着舌头戏弄的同时抢回主导权。他吮吸着猫咪甜美的滋味,手也一刻不停,已经将裙子撩起来。丝滑的裙子一下被掀起直推到胸前,深粉的乳尖可爱地挺立着,没有内裤的遮挡,性器也直接暴露在空气中,让郭文韬一丝轻颤。

两人纠缠不清的唇舌终于分开,蒲熠星的双手继续玩弄着胸乳,一边慢慢地往下亲。吻到发出咕噜声的喉结处时轻轻地咬了一口,惊得又是一声喵叫,双腿缠紧了他的腰。吻到胸前,蒲熠星又一口含住一颗,舌头画着圈拨弄吮吸,齿间轻轻扯弄,整个乳晕都被舔得泛着水光的,温润软肉的爱抚让文韬更忍不住挺胸想往对方身上贴。

蒲熠星手也没闲着,已经往下握住硬挺的性器上下揉搓。他一手讨巧地撸着,一手用掌心打着转磨蹭着龟头,茎身被亵玩得通红,满是从孔眼淅出的水,渴望着更刺激的快乐。偏偏文韬又说不出话,只得嘤嘤喵喵地细声呻吟。

蒲熠星又去揉他不安分的尾巴,手感是当真的好,毛乎乎又柔软,每次都让他爱不释手。他刚退下自己的西装裤,大长尾巴就急不可耐地蹭上去,那触感爽到升天。

或许是因为身体的变化,也或者是发情的原因,让郭文韬的身体非常适应这样的事情。身体早已被操得烂熟,后穴已经开始分泌着润液,兀自翕合着,等待着即将来临的快感。蒲熠星伸手摸了摸,床单已经湿了一片,而那处湿润又柔软。

这几日天天疼爱,早已不需要扩张,猫咪的习性他也了熟于心。蒲熠星把文韬翻过去,大尾巴本能地翘起来露出后穴。蒲熠星也不着急,耐心地一遍一遍揉着尾椎处。这是一种暗示,舒爽得尾巴翘得更高,根部因为沾了体液湿湿的,而猫咪的身体本能地把屁股越抬越高,上身紧贴着床铺,私处完完全全地暴露,俨然一副求欢的姿态。

他还穿着丝绸裙子,但因为身体的弧度早就全部滑落到肩膀,露出光洁的背。屁股正好直直对着蒲熠星的胯,小嘴一张一合扭动着邀请着,蒲熠星神色一沉,毫不客气操了进去。

刚一进去文韬就发出一声惊呼的喵叫,像是得到极大的满足,仰起头喘着气,尾巴尖儿搭在蒲熠星的肩膀上无意识地蹭着。

蒲熠星没有一下进很深,但柔嫩的肉壁霎时间就吸附上来,紧紧地嘬着他想要把他往里带。蒲熠星忍着大肆操干的欲望,只用壮硕的头部细细碾磨着已经操过无数遍的最敏感的那一点,每一下都命中要害,直捣得郭文韬呻吟不断,前头不断冒着水。

见文韬早已坠入情欲的快感魂不守舍,蒲熠星终于大力地往深处操去。内壁欢愉地接纳着他,每个缝隙都不放过地紧紧吸着。粗大的茎身依旧时不时碾过前列腺,却又让郭文韬无法从极致的快感中解放。

猫化的郭文韬实在是太过好操,屁股翘得特别高,身体柔软得就像一只猫,可以操得很深很深几乎全根没入,动物的体质让他可以操得狠点儿也不用担心身体受不了。蒲熠星俯下身去紧贴着他的背部,咬住他颤抖的耳朵,下身越发狠厉地操弄起来。

吃痛的猫咪喵了一声,抖着耳朵想要躲开,却因为被狠狠地钉在性器上无处可逃,尾巴可怜兮兮地从两人的身体间钻出来讨好地绕上蒲熠星的腰,想让他轻些。蒲熠星很受用,放开他的耳朵,却又去轻咬他的后颈。

猫咪的本能让文韬瞬间乖巧下来,尾巴也不再调情,只乖乖地让蒲熠星操。他被操得喵喵直叫,传到蒲熠星耳朵里更是最煽情的春药,一下一下撞得更深更狠。媚肉一次又一次被顶开,穴口被撑得圆圆的,摩擦得更加红润,自行分泌的体液和蒲熠星的腺液混合在一起打出白色的沫,粘在蒲熠星的耻毛上。

床单早就因为各种液体湿腻不堪,蒲熠星也根本不需要再去抚慰郭文韬的阴茎,淫浪的猫咪早就学会该如何用后面取乐。文韬迎合着蒲熠星的动作动着腰臀,蒲熠星也开始着重地碾磨他最快乐的地方,体内传来的绝顶快感迅速攀升,阴茎随着操干抖动。

蒲熠星掰过他的脸和他接吻,手又抚上被冷落的乳珠,捏起来揉搓挤按,呻吟声被尽数湮灭在亲吻的唇舌之间。

那股邪念再次升腾起来。

他多想如果郭文韬就这么一直下去,也不是一件坏事儿。那么好操,那么乖巧,那么依赖他。他就可以一辈子养着他,关着他,让他永远只属于自己,让郭文韬只能看着自己。他就是郭文韬的全世界。

蒲熠星想入非非,低喘着和他交换呼吸,身下不停地肆意撞击操弄。操过那么多次的甬道还是吸得那么紧,他又一次将龟头狠狠地撞上那个地方,茎身重重地压过,将郭文韬送上高潮。

文韬又被生生操射,阴茎欢愉地泻出精水身下湿得一塌糊涂,内壁一阵收缩,痉挛得直抖,绞得蒲熠星也释放出来。温暖的精液喷射在内壁又是一阵酥麻的快感,文韬满足地咕噜。蒲熠星趴在文韬的背上又亲昵一阵,才缓缓地退出来。

被操开的穴口并没有精液流出来。第一次注意到的时候蒲熠星奇怪了好久,甚至伸进手指也没挖出一星半点儿,精液就这么凭空消失了。直到后来蒲熠星才反应过来,可能是被猫化的身体直接吸收了。

这倒是让蒲熠星更加肆无忌惮地内射,不用清理也不会生病,这么爽的事何乐而不为呢。虽然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蒲熠星起身,郭文韬耷拉着耳朵还在床上缓劲儿,充血的性器已经恢复原状软趴趴的,贴在湿漉漉的床单上。多次的经验让蒲熠星知道,只一次可是喂不饱发情的猫咪的。他打算先去简单洗漱一下,洗掉身上的酒味烟味,如果需要再好好疼爱一番。

他转身走向房门才发现那两只猫竟然乖乖地蹲在门口,也不知道看了多少去。还好这两个小家伙都已经绝育,不然要是又发生什么事那可能真的就不好说了。

他撵走好奇的猫咪,关上了房门。

如果你要问什么时候郭文韬才能恢复人类的样子。

变·恶作剧之神·本文作者·态回答你:大概需要这样做共计七七四十九次吧。

Fin

p.s.

第四十九次吸收干净的第二天,郭文韬恢复了人形。

虽然他在猫咪状态时暂时失去过人类意识,但所有发生过的事他都记得。包括那些女装,他怎么向蒲熠星求欢,怎么在他身下放浪,他全都记得。

他脑内闪过一个个画面,最后红着脸,恼羞成怒地把蒲熠星赶出家门。

但身体永远比思维诚实。

不到一周,他在床上原谅了他。

En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